Categories趋势

这高密度公寓 被撤销又再建

2022年06月1日

被撤销的发展计划,
又能“卷土重来”?

日前蕉赖第一花园士郎雅巷(Lorong Selangat)房屋,疑似隔壁公寓工地打桩而坍塌后,似乎也没有吓退发展商想要在蕉赖这“热区”兴建高楼住宅的意愿。

位于蕉赖麒麟花园(Taman Supreme)的一项高密度公寓发展计划,在2016年本获得吉隆坡市政厅批准通过,但当地居民强烈反对而最终遭撤销发展准证。

原本当地居民以为从此以后当地不会再有高密度发展项目,但没想到发展商又重新提交申请了!

陈国伟(右五)与居民巡视斯嘉岭9路旁的陡坡情况,右三为陈女士。

行动党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指出,2017年,时任吉隆坡市长拿督莫哈末阿敏同意撤销这高密度住宅计划,是吉隆坡前所未有的。而且在撤销发展后,该地段只允许进行低密度的发展计划,如独立式洋房。

“但,如今发展商却再申请高密度发展计划。”

陈国伟(站者)召开对话会,与居民探讨斯嘉镇一带过度发展的问题。

人口饱和 没有地段发展

这发展计划之所以被强烈反对,因为是位于麒麟花园2/98路陡斜山坡,还会征用周边斜坡作为高架道路,引来居民担忧。

而且麒麟花园、斯嘉镇(Taman Segar)及安宁镇(Taman Desa Aman)的发展已饱和,3个花园之间相距只有1.5公里,能发展的地段已不多。

陈国伟是在他所召开的对话会上发表谈话,共有10个居民协会代表出席,会上也邀请马来西亚跨政党国会小组(APPGM)出席,以便调查研究该区居民面临过度发展的问题。

6新项目共建4372单位

陈国伟指出,该区一带将兴建6项发展计划,共4372个单位,其中影响最大的是麒麟花园,该花园是蕉赖南部最高点,发展商有意在山上兴建两座18层楼高的公寓。”

斯嘉镇玛妮斯路正动工,兴建一座26层楼的可负担房屋及一座28层楼的豪华公寓、半独立式及独立式洋房,共875个单位。

斯嘉镇国小旁地段原是中学保留地,随后转换为住宅用途,以兴建524个单位,安宁镇1路(Persiaran Desa Aman 1)也将建设729单位。

安宁镇拉惹瓦里组屋(Flat Rajawali)将重新发展,从80个单位的组屋,改建为693个单位的公寓;斯嘉镇叻玛道(Persiaran Lemak)原本只有300个单位的组屋,计划重新发展为1142个单位的可负担房屋及公寓。

陈国伟(右)带领居民巡视蕉赖麒麟花园2/98路,即将兴建公寓计划的斜坡。

过度发展影响多

陈国伟强调:“最近发生房屋坍塌事故的第一花园,将兴建42层楼服务式公寓,但却因技术问题,导致毗邻房屋出现龟裂,并有一间双层房屋坍塌。”

他指出,过度发展将出现许多影响,包括破坏大自然环境、树木减少、噪音及空气污染、交通问题、泥土流失、基本设施不能负荷人口密度等,因此必须停止过度发展,让社区恢复健康及宜居环境。

斯嘉山屋主协会代表陈女士指出,他们5个居民协会自2016年开始,联合反对麒麟花园的发展计划。

建在斜坡 不安全

发展商在麒麟花园所提呈的两项发展申请,第一项是在18.477英亩地段,兴建18层楼共352个单位的公寓及17间别墅,并在去年2月23日获批;第二项则是在1.98英亩地段,兴建18层楼共40间单位公寓,并在2020年8月1日获批。

“18层楼公寓建在斜坡上,将有安全隐忧,这是市政厅在2018撤销该计划的原因,同时断定其为只适合兴建低密度的房屋。”

她说,该发展计划位于麒麟花园斜坡,80%为第三级至第四级斜坡,即斜度25至60度,两座高楼公寓与现有房屋距离仅200呎,17间别墅的兴建地段位于非常陡的第五级及第六级斜坡。

“该计划将人口密度从每60英亩增至80英亩,但为何没有召开听证会来修改这项住宅区划(Zoning)条规?”

曾两度土崩

她还补充说,宾吉武吉斯嘉及麒麟花园分别曾在2008年及2012年发生土崩,市政厅花费巨额来修复土崩灾区,因此居民担心日后仍存在土崩问题。

“斯嘉岭9路(Jalan Bukit Segar 9)旁的陡坡将开辟为高架道路,衔接至麒麟花园的发展计划,这是非常陡峭的斜坡,空间有限,下方则是宾吉武吉斯嘉住宅区,非常危险。”

斯嘉岭9路本身已很斜及弯曲,当局没有足够空间来建造衔接道路,这将影响斯嘉山屋花园的38个单位及斯嘉岭的241的单位居民。

相关新闻:

Categories意见

居安思危 缔造永续社会环境

2022年02月7日


丹斯里林景清
怡克伟士董事经理
依斯干达海滨控股董事
林上海资本非执行主席

大马应未雨绸缪,
缔造永续社会环境!

不知不觉间,我们又迎来了农历新年,然而这个一年一度的重大节日,却因疫情仍挥之不去,让人难以尽情地去庆祝。

尤其是想到最近遭受到水灾和土崩等天灾影响的灾民们,我认为马来西亚应对永续课题进行深刻反思,以打造一个真正能与自然共存、缔造永续的社会与环境。

还记得在2021年12月期间,雪隆地区和柔佛、彭亨、登嘉楼及吉兰丹等州属都遭受了大水灾的肆虐,受影响的灾民人数达到上万人。

同时,国内多个地区相继发生土崩,比如雪隆区的多栋公寓就因为连日的暴雨和淹水而土崩,导致许多人被迫疏散撤离。

这些频频发生的自然灾害就是一记警钟,提醒我们必须正视气候变迁为大马带来的各种影响,并催促着我们必须尽快采取行动。

对此,马来西亚所采取的举措是否及时和充足呢?在我看来,从政府政策、银行业的支持,乃至消费者的意识,都还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事实上,除了购屋者对绿色住宅的认识不深,很多银行家对这类永续房地产项目也不甚了解,因而让这些环保建筑一直无法在国内普及和发挥效益。

奖掖重心放在太阳能

而在政府的政策与奖掖方面,很多的拨款与施政重心都是放在太阳能发电厂等再生能源项目上,忽略了同样充满潜力的房屋发展与建筑行业。

事实上,马来西亚的房屋和建筑业都有一直在采用各种环保和永续的设计,而且只要能获得适当的关注与推广,就可以在国内变得更加普及,并在应对气候变迁和促进环境永续方面带来可观的贡献。

以大使路-淡江大道(DUKE)收费站为例,这些建筑物都已安装了太阳能电板,除了自给自足,还能产生额外的电力供应给国家能源公司。

另外,很多住宅房屋也已安装了雨水收集系统、LED电灯,还有使用感应器的照明系统等,这些都能在最大程度上节约能源,从而保护环境和减少污染。

而房屋在建筑构造方面的永续设计更是不胜枚举。比如有的房屋采用了自然通风和减少日照的构造设计,有利建筑内部的闷热空气排出,并引入凉爽的空气,同时降低阳光照射所产生的温室效应,从而减少对冷气机的依赖、帮助节约能源和打造舒适的居住空间。

由此可见,国内各类建筑和产业在协助对抗气候变迁和减少污染方面,拥有庞大且等待被发掘的潜力。

永续政策应扩至环保产业

有鉴于此,我认为,马来西亚永续能源发展机构(SEDA)等负责推动永续发展的政府机构,应把目光扩大到产业领域的永续与环保设计上,而非单纯关注太阳能电板而已。

在这方面,政府可以考虑拨出更多的资金,用来鼓励更多发展商兴建永续建筑,也吸引更多消费者购买这类的房屋。

其中一种方法,就是通过奖掖的方式,让银行提供贷款方面的优惠给环保建筑的发展商和买家。

举例来说,银行可根据不同评级的环保建筑,来为它们提供不同的优惠。比如达到“黄金”等级或以上的环保建筑,其发展商或买家可以比较容易获得贷款,同时享有较低的贷款利息。

事实上,这样的做法在新加坡和英国等许多国家已相当常见,很多银行都在提供低利息、甚至还有现金回扣的贷款,给符合资格的绿色房屋。

而在马来西亚,银行通常只会优先考虑这些绿色建筑的贷款申请,除此之外就几乎没有其他的优惠了。

但我们都知道,单方面的宣传和推广,是无法让广大的消费者认识到绿色建筑的好处。这方面非常需要银行和发展商等业界的配合,才能让更多人民接受这些产业,并让这些产业发挥永续及环保的效益。

如今随着大马人民对环保的意识不断提高,对于那些具有永续和环保设计的房屋的需求也日渐增加,因此,我相信只要政府适当地“推一把“,就可以在很短的时间内收获成效。

旺莎玛珠第一区推动“吉隆坡首个低碳排放社区“计划。

社区花园吹环保风

国内人民环保意识抬头的趋势,从近年来愈发兴起的社区花园就可见一斑。很多由地方政府、非政府组织、商家企业、社区团体和学生组织主导的社区花园,如今都在大马各地“开花结果”。

比如吉隆坡市政局在旺莎玛珠第一区推动的“吉隆坡首个低碳排放社区“计划,就获得了企业、学生和非政府组织等各界的支持。

在参与的各造当中,怡克伟士就在DUKE高速大道附近“领养”了一块土地,将那里打造成一个社区花园。同时,DUKE高速大道的柱子也开始种植一些攀援植物,为吉隆坡迈向永续的目标尽一份绵力。

希望这能够凝聚各界的努力,将旺沙玛珠塑造成一个永续城镇方面的模范,让其他的地区仿效和学习,最终协助大马实现永续的愿景,也让更多人民从此免于水灾和土崩等天灾的影响。

 

Categories趋势

文冬-劳勿 部分路封1个月

2021年11月24日

往返文冬和劳勿的司机们,
注意了!

由于文冬(Bentong)至劳勿(Raub)的第八公路,靠近益胶厂的部分路段近日因雨天再度发生土崩,工程局从今日(24日)起开始封路约1个月。

连日下雨,导致半边路崩塌。
工程局发出通告建议民众使用替代路线。

工程局指出,这次的崩塌范围扩大,恐威胁公路使用者的安全,不能再拖延维修工程。

封路后,民众可改用文冬劳勿旧路,或者改用中枢大道,来往返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