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趋势

新加坡年轻人 不愿和父母住?

2022年08月18日

西方年轻人离家,只是个里程碑,
亚洲年轻人离家,或闹家庭革命。

在亚洲社会,有许多未婚的孩子们通常都与父母一起住。若非因为工作的关系而搬离独居,在一些传统的家庭文化中,可能会伤了父母的心。

在规模甚小的新加坡,因为孝道、空间和公屋分配的关系,未婚的年轻人与父母住在一起的情况更为普遍。

根据BBC中文网,2013年,新加坡15岁至34岁的未婚人士中,有97%和父母同住。

不过随着社会逐渐演变,一些年轻人开始搬出去独立自主。

受访的27岁公务员阿兰,花了1个月的时间才做好心理准备和父母谈心,想要搬出去住,因为他担心父母会不理解和生气。他现在和两个大学同学在新加坡东部的后港租了一套公寓。

组屋限制单身人士“独立”

报道指出,除了根深蒂固的“孝道观念“,政府为年轻人的住宿有限。超过80%的人口都住在公共住房单元,也就是国家补贴的公寓。但关键是,只有已婚夫妇和35岁以上的单身人士,才有资格购买这类公共住房。

不符合资格者,只能通过自由市场购房或租房,但成本要高出许多。研究公司ValueChampion的计算显示,私人公寓每平方尺的均价,是租屋的三倍以上。

以前在新加坡,大多数是外籍人士在租房;但如今,越来越多新加坡人也租房了。

从2015至2020年期间,35岁以下的单身居民数量增加了一倍多。PropertyGuru在2021年进行的调查结果显示,22至39岁的受访者中有70%考虑搬出去。

“真正的长大”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教授蔡明发博士指出,一旦过了某个年龄,和父母住在一起就会变得不自在,因为他们在家里的自由受到了限制。再加上缺乏隐私,这对成年人来说是“困难的处境”。

22岁就从家里搬出来的Brenda Tan在视频中记录了她搬进单间公寓的过程:“(和父母住在一起会感觉)一切都是自动的,一切都为你做好了。你不能完全控制空间,有时也不能控制饮食……只负责吃掉摆上桌子的东西。”

“搬出去住让我以一种真正享受的方式长大。我觉得我已经成熟了。我有足够的空间长大成人。”

年轻的新加坡人离开家租房将不再是禁忌,而是更主流。

教育程度和收入都更高

蔡明发也认为,与前几代人相比,最年轻的几代人平均受教育程度更高,因此收入也更高,这一事实起到了重要作用。

新加坡2020年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5岁至34岁的居民中有57%是大学毕业生,高于10年前的 46.5%,较2000年的 24.4% 几乎翻倍。

另一个因素是新加坡人结婚较晚,以前许多年轻人在35岁前就结婚了,那就可以购买租屋。但现在的单身年轻人不愿意等到结婚后再享受独立生活。

新加坡组屋政策 需调整了?

随着年轻人的需求变化,市场也有人提出,新加坡广受好评且无比成功的住房模式,可能需要调整了,为年轻人提供更多低成本的住房。

新加坡国立大学社会学家谭恩瑟建议,公共住房委员会可以考虑出租未售出的公寓,或建造专门设计的出租公寓,以迎合那些被认为需要自己空间的年轻人。

“当前的政策应该考虑容纳新加坡年轻人中正在出现的首选居住安排模式……并寻求容纳那些不符合规则的人。“

在那之前,如果当前的趋势继续下去,年轻的新加坡人离开家租房将不再是禁忌,而是更主流,这是由优先考虑他们的独立和福祉,以及可支配收入增加所推动的。

Categories趋势

谁是PR1MA最大买家?

2022年03月10日

年轻人,
最需要可负担屋。

一个马来西亚房屋(PR1MA)旨在助国人达到“居者有其屋”,为中低收入群体提供可负担价位的房屋。

截至去年12月,一马房屋中有半数的买家,就是年龄在25至35岁的年轻人,高达1万7543名。

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

这数据来自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他在国会下议院的问答环节中,回应土著团结党沙白安南国会议员拿督莫哈末法西亚的问题。

他说,但是在去年,25岁至3岁的年轻人就占了PR1MA买家的34%,相等于1904名。

“这证明PR1MA计划的价格受年轻人欢迎,该群体也负担得起。”

PR1MA如今正推动青年房屋计划倡议,冀望在今年底时把PR1MA年轻买家的比例,从50.3%提高到70%。

对于巴生谷这房价和租金高的地区,房政部也计划在数个地点兴建“青年过渡期房屋”(RTB),帮助年轻人拥屋。

这包括在吉隆坡峇都区兴建1400个单位,以及在雪兰莪万挠打造3000个单位。

Categories趋势

你以为韩年轻人想逃离首尔?

2021年12月3日

韩国年轻人的首尔噩梦-系列3

许多人总想着去首都发展,
韩国年轻人却只想远离首尔。

“一房难求”,已经是首尔的代名词。

文在寅政府自2017年5月就任以来,出台了25项房产政策,但仍然止不住首尔房价飙升的速度。

买房,已经是首尔年轻人的一个压力,如果不及早买房,终有一天会因为负担不起房租,而被迫离开首尔。

曾在首尔一家化妆品公司做销售的26岁崔艺珍对《澎湃新闻》说,3年前还坚定想要在首都逐梦的她,去年和男朋友终于忍不下去,回到了家乡釜山。

“离开首尔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她2019年做销售时,完全存不了钱,因为近一半的薪水都用来支付房租。虽然想着打拼几年薪水涨了就好,但冠病疫情来袭,她连续几个月被要求每周3天无薪休息,收入大减。

撑到去年8月时,她租的一居室租期到期,房东不愿续约,周边的房屋租金也突然大涨。

修正租赁法 却推高租金

这是因为去年7月时,韩国通过《租赁法》修正案,要求全租和月租房的房东一次上调租金的幅度不得超过房租金额的5%,以保护租客的权益。很多房东立刻上调年租金的起始价,全租房的房源也大幅减少。

在《租赁法》修正案实行的一年间,新租房屋的价格较续租价格上涨32%。

崔艺珍想起电影《寄生上流》,主角一家蜗居的半地下,房间散发着霉味,一下雨墙面就哗哗流水。

主角说的一句话在她耳边回响:“当你无处可去的时候,最终就会到这种地方。”

韩国房地产研究公司Real Today在11月初公布的数显示, 2020年有57.4万人搬离首尔,而今年前9个月就有43.4万人加入了“逃离”首尔的行列。

其中,20、30岁年龄层离开首尔的趋势最为明显。2020年底,首尔市人口自1988年以来首次跌破1000万人。

相关报道:
首尔买房 比鱿鱼游戏更难
首尔房市 朱门酒肉臭!
韩国房市 越调越失控

Categories趋势

青年或准全额房贷

2021年11月8日

100%的贷款或融资期限超过35年,
买房变得更容易了。

年轻人买房,可以不用这么辛苦了!

尤其是面对借贷无门或存款不足的年轻人,政府即将推出的特别融资模式——100%的贷款或融资期限超过35年,将大大减缓他们的房贷压力。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日前对《每日新闻》透露,这项房屋特别融资模式,是“年轻人购房计划”(Miliki Rumah di Usia Muda)的一部分。

“此外,也将成立一个来自房产业和银行界的专家委员会,以在宣布融资模式前,寻求最佳方案。”

早前,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REHDA)主席拿督孙兴存说,中等收入群体无法向银行借款购屋的因素,包括借贷者已有汽车贷款、信用卡和个人借贷的负担。

他指部分人士是因为每月负债已很沉重,导致银行只批准80%或以下的借贷,购屋者因而打消购屋念头。

里查马里肯补充,政府向来希望年轻人早日当业主,否则当他们的薪资增长后,房屋已随着涨价。

“此外,房子的净值会随着时间而增加,举个例子,一个人在25岁时以8%利息购买30万令吉的房屋,房价在10年内将增长至67万令吉。

“到时,对方将拥有约40万令吉的净资产,虽然贷款金额还剩约20万令吉,但他们通过拥有房产创造财富。”

MyHome 85%受惠者是年轻人

里查马里肯也提到,政府成功推出数个房屋计划,协助年轻人拥房,包括MyHome计划。于2015年推出的MyHome计划于去年结束,政府为30万令吉的房屋提供10%头期,或最高3万令吉款额。

这房屋计划共有7248名受惠者,其中85%是年龄介于25至35岁的年轻人。

Categories趋势

新山出租空屋助青年创业

2021年10月22日

州政府获租金,
租户则可安心创业,互惠互利。

基于马新边境封锁,柔南一带约有7万个单位空置,柔州政府打算将单位出租给年轻人线上创业,增加收入。

州务大臣拿督哈斯尼日前移交实达英达(Taman Setia Indah)可负担房屋钥匙给申请者后说,这些空置单位在新山市政局辖区内,州政府计划在柔州明年财政预算案通过后与本地房产中介合作,把单位出租。

出席当天活动者,包括掌管柔州房屋及地方政府事务的行政议员阿育嘉米尔及新山市长拿督诺拉占等。

哈斯尼(左三))主持实达英达可负担房屋钥匙移交仪式前,参观可负担房屋展区。

哈斯尼补充,尽管我国的冠病疫情日益稳定,但仍有不少年轻人在家线上创业。

“因此,州政府探讨与本地房产中介合作,善用空置单位协助年轻人居家线上创业,增加收入。”

他也认为,新山空置的房屋单位数量非常多,影响了发展。

“这些空置房屋不止是滞销单位,也包括那些已出售但没有人搬迁入住的房屋单位。”

哈斯尼也说,马新边境封锁及大马第二家园计划,打击了本地房地产业界,因此州政府也可借着上述方式帮助受影响的发展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