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趋势

地产大佬挖身家救公司

2021年11月26日

解救公司,
老大有责!

随着中国政府为减少对房地产投资的依赖及控制过热的房市,而频频祭出打房政策,如限制银行放贷额度、地方政府为限制房价跌幅而实施的“限跌令”,中国房地产业界,能置身事外及不受牵连的,能有几个?

相信答案很明显的,是“零”。

在这个惊涛骇浪、风声鹤唳时刻的地产龙头们,多多少少,本身公司肯定受到程度不一的影响。

为免成为“恒大2.0” ,已有不少地产界亿万富豪自掏腰包来解救公司,最近几周传出的消息就至少有7家企业的创始主席在“挖身家”。

保守估计,大佬们自掏腰包已达38亿美元(约160亿令吉)。

这也透露出一个讯息,这些发展商现在都寄望创始人解救公司,而不是像以往般通过大促销或变卖资产来筹资。

公司资产当财产

香港大学亚洲环球研究所所长陈志武分析点出,在中国有很多控股股东,特别是创始人,经常把公司的资产当成是自己的财产,现在企业有难,公司自然希望创始人出面解决。

而近日传出自掏腰包解救公司的7位创始人,分别是:

1.恒大:许家印

曾是中国首富的许家印,创办的中国恒大集团,也盘踞《财富》世界500强榜单多年,但在“恒大风波”闹大之际,他被中国当局敦促动用个人资产来解救中国恒大。

据第一财经报道,自7月以来,许家印已为恒大注入超过10亿美元(约42.11亿令吉)的资金。根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这是他个人财富77亿美元(约324.3亿)中的八分之一左右。

截至6月杪,恒大负债总额逾3000亿美元(1.26兆令吉)。

孙宏斌(右)通过融创,耗资150亿人民币解救老乡贾跃亭。

2.融创:孙宏斌

而拥有“白衣骑士”雅称的孙宏斌,从百亿驰援自己的老乡贾跃亭开始,孙宏斌就成了众多地产商的“救星”。

在1994年,因触犯挪用公款罪而被判入狱的孙宏斌,也曾被迫出售另一家他看好会成为中国第一大的地产公司——顺驰集团。他把2003年成立的房地产公司融创中国,变成了一家以收购处于水深火热的敌手资产而闻名的公司,例如2019年收购了泛海在上海和北京的市中心项目。

根据彭博亿万富豪指数,他的净资产估计为40亿美元(约168.46亿令吉)。

3.世茂:许荣茂

原为中医的许荣茂,也曾是上海首富、中国房地产首富,同时入选澳州富豪榜第七位。

许荣茂处事作风极为低调,不愿入选富豪榜。据悉,他曾因入选2007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榜单中的第2位后,而大发雷霆。所以,至今没有人了解许荣茂到底赚了多少钱,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他炒过哪些股票。

许荣茂的世茂集团15年来累计捐款超7亿人民币(约4.61亿令吉)。个人身家估计为56亿美元(约36.88亿令吉)。

4.旭辉:林中、林峰

在今年7月20日,福布斯中国发布的2021中国慈善榜,在100位上榜的各行业优秀企业家中,以1.16亿人民币(约7600万令吉)的捐赠总额位列第38位的旭辉控股董事局主席林中,在1992年与弟弟共同创立了一家房地产经纪公司,并在两年后将其变成一家发展商。

1998年房改时,林中毅然把总部搬到上海,然后开始在全国扩张。

林中的另一个弟弟林峰,在硕士毕业后也加入了旭辉控股。

前广州市公务员张力(右)与曾是交易员的香港人李思廉的组合,在中国房地产行业实属罕见。

5.富力:李思廉、张力

前广州市公务员张力与曾是交易员的香港人李思廉的组合,在中国房地产行业实属罕见。

关于两人的合作,张力曾表示,“我和搭档(李思廉)十年没红过脸,在商界也是绝无仅有。我们之间没有签署过任何一份文字的东西,大家讲的都是信用。”由此可知,两人关系绝非一般生意上的伙伴可比。

富力在2017年大力进军酒店业,当年斥资29亿美元(约122亿令吉)收购了万达旗下的77家酒店。

2020年7月,2020年《财富》中国500强,富力地产排名第111位。2019年,年营业额达908.14 亿人民币(约598亿令吉)。

Categories趋势

房企不卖屋 科技业争入市

2021年11月26日

中国房地产这座围城,
不断有人爬进爬出,但还屹立不倒……

最近,中国房企界有个很奇怪的现象……

那就是许多房企“大佬”纷纷转型,像是高喊:我不做地产啦!但互联网巨头们,却抢着进军房地产市场。

到底中国的房地产市场有否进入寒冬呢?

根据东方财富网报道,从数据来看,该国的房市确实“难熬”,新房和二手房成交量双双回落,百强房企的销售业绩也大幅下跌。

恒大转向新能源汽车业

这也导致许多大型房企也设法转型。曾经一度超越万科的头部房企绿地控股于11月12日公告称,公司所属行业类别已由“房地产业”变更为“土木工程建筑业”。

而深陷债务危机的恒大集团,其掌舵人许家印10月在复工复产专题会上透露,将大幅度压降房地产发展建设规模,10年内实现向新能源汽车产业的转型。

更早之前的9月,贵州第一家上市房企中天金融公告,计划将中天城投的100%股权以180亿人民币(约118.22亿令吉)出售给佳源创盛,意味着深耕贵州43年的中天金融将正式退出地产,转向金融行业。

还有不少其他的房地产业者还在苦苦挣扎,寻求转型。

有业界人士这么形容:“房地产就像一座围城,里面的人苦不堪言,外面的人却都想进来”。

与房企不断转型、甩卖资产相反的,则是一些互联网巨头相继入局房地产行业。

字节跳动积极攻房地产

拥有抖音、TikTok短视频应用程式的字节跳动,自今年开始加速布局房地产业务,先后通过成立新公司、收购股权、变更经营范围等方式,拥有了8家具有房地产经纪业务的公司。

10月25日,快手也宣布入局房地产行业。

之前等互联网巨头已经进军房地产。甚至就在前几日,服饰企业波司登、鸿星尔克也被传进军房地产行业,相关消息还冲上微博热搜。

这些互联网巨头的入局能为房地产行业带来什么?显而易见,是流量和数字化。

不过,从当下大环境来看,如今的房地产市场,寒风凛冽,互联网大佬入局,能否分到一杯羹还有待观察。

Categories趋势

许家印倾家救恒大

2021年11月17日

独木难支?
还是能够续命成功?

中国地产巨人恒大在这风雨飘摇时刻,身为领军人物的许家印,正倾家全力营救!

《第一财经》引述消息报道,许家印从7月起相继变卖个人资产或股权等套现,为恒大输血超过70亿人民币(约45.8亿令吉),以维持基本运营。

许家印之前承诺会保障投资者利益,而且要复工保交楼。

眼下,恒大还有大堆款项要还,要保证财富每月兑付10%、还要推动各地工程复工。

其他财务压力还有员工发薪和之前融资的债券付息等等。

可是,在这最艰难时刻,公司并没有再对外融资,《第一财经》报道指知情人士称:“目前都是许家印个人筹钱在为恒大续命。”

另外,外媒也报道,根据文件和知情人士透露,现年63岁的许家印,也在设法脱售各种艺术品、书法以及豪宅等奢侈品,以筹资帮恒大还债。

报道说,2位知情人士上个月透露,中国当局要求许家印动用部分个人财富还债。

恒大在履行债券偿付义务时遇到麻烦,在各类市场“激起千层浪”,使许多投资者、债权人和供应商陷入财务混乱。

近期,市场频传许家印变卖个人资产的消息,之前是转售香港三栋别墅,还有广州和深圳的豪宅;同时也脱售了几架私人飞机套现。

据悉,筹得的资金,主要用在恒大保交楼、还利息、兑理财、开工资等。

早在8月中事件发酵时,恒大就曾表示要出售恒大物业和恒大汽车等资产筹流动资金;期间,还有消息说恒大会出售香港总部大楼。

相关报道:
恒大许家印 传抵押香港豪宅

Categories趋势

美国,好怕被恒大等拖累……

2021年11月12日

中国房企危机,
可能波及美国?

这确实是美国央行——美联储目前的担忧之一。

最近,美联储发布了半年一度的《金融稳定报告》,对风险资产的价格持续上涨发出警告,担忧风险资产价格崩盘,会掀起一场巨大风暴。

美联储在报告中点出了几项潜在威胁,中国房地产行业动荡及其监管机构对包括中国恒大在内高杠杆公司的关注,就在其中。

“中国的金融压力可能会造成风险情绪恶化,从而令全球金融市场陷入紧张,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风险,并影响到美国。”

当然,美联储也同样关注自家的房价飙涨趋势,用房价“迅速上涨“来形容自5月来的走势,不过同时强调”没有发现能造成2008年金融危机般的危险市场行为“。

美联储政策推升资产价格

不过,这看在一些经济学家眼里,不仅想要反驳,资产价格飙涨,和美联储的政策有很大关系。

这是因为,美联储在去年3月爆发冠病疫情后,就把利率降至接近零,并大量购债,进而推动股市和其他资产上涨;即便股市表现早就超越疫情前水平,但美联储仍然维持紧急刺激措施,理由是提振就业。

除了中国房地产、冠病疫情、通胀、中美关系等危机,美联储也特别强调,“稳定币“构成了另一个新威胁。

美联储认为,稳定币“容易遭到挤兑”,任何问题都可能“由于支持它们的资产缺乏透明度和治理标准而放大”。

上周,美联储与美国财政部和其他机构一道敦促国会,要求通过立法将稳定币像银行一样加以监管,例如对资本严格要求且持续进行监管。

Categories趋势

恒大被追讨2547万佣金

2021年10月12日

一波未停,一波又起,
恒大风波,何时了?

中国最大的地产企业恒大近日深陷财务危机,香港地产代理美联集团近日入禀香港高院,向恒大追讨在港销售屯门恒大·珺珑湾及长沙湾恒大·睿峰出售两项目共398个单位后的卖楼佣金,金额合共约4748.89万港元(约2547.43万令吉)。

根据3份入禀状指,答辩人分别为长沙湾恒大·峰及屯门恒大·珺珑湾住宅项目发展商。

原告指,与作为发展商代理的恒大物业代理(香港)有限公司,于2019年10月及11月签订协议。根据条款,任何单位经原告签订初步买卖协议后,原告可获1%佣金,并须于完成交易后,由答辩人向原告支付。

原告指就长沙湾恒大·睿峰项目完成交易,或已签订初步买卖协议单位,共涉61个。

根据协议,发展商须于2021年9月向原告支付佣金共逾948万港元(约508.53万令吉),惟答辩人只支付逾38万港元(约20.38万令吉),余额逾910万港元(约488.15万令吉)仍未支付。

至于屯门恒大·珺珑湾项目单位则涉及共337个,原告可获佣金共逾3975万港元(约2132.30万令吉),答辩人只支付逾540万港元(约289.67万令吉),余额逾3434万港元(约1842.09万令吉)亦仍未支付。

入禀状指,原告曾通过律师去信答辩人追讨但不果,惟答辩人未有支付佣金余额,原告遂入禀,要求答辩人支付共逾4345万港元(约2330.77万令吉)被拖欠之佣金余额,兼须付利息及讼费。

资料:明报财经

Categories趋势

中国房地产龙头老大 怎么了?

2021年08月20日

恒大地产换帅,
意味着什么?

作为中国房地产的龙头老大,恒大地产(Evergrande Real Estate Group)的一举一动都备受外界关注,尤其是最近一直深陷债务压力。

在本周,恒大地产为市场投下震撼弹,更换董事长、总经理和法人。其中,灵魂人物许家印写下董事长,柯鹏卸任总经理、法人代表等职位。

许家印

而新的董事长、总经理和法人代表变成赵长龙,他也是恒大物业集团有限公司执行董事兼副董事长。受到此消息影响,恒大股票和债券当日都大跌。

赵长龙

之后,又传出人民银行、银保监会相关部门,约谈恒大集团高管,并要求该集团努力保持经营稳定,积极化解债务风险,维护房地产市场和金融稳定,还得依法依规做好重大事项真实信息披露,不传播并及时澄清不实信息。

政府调控楼市冲击发展商

到底这房地产龙头,怎么了?

从2019年后,恒大地产业务已经开始降速了,加之近期恒大爆发出一些流动性危机,一个很重要原因也在于地产业务支持力度减少了。

过去几十年来,房地产发展可说是中国最赚钱的行业之一,但经过大量炒房客的推波助澜后,房价越来愈高,人民也无法负担,引起中央政府出手调控,更强调:“坚持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

在各种严厉的打房政策下,过去过度举债的发展商,因为资金出现短缺,而陷入债务危机。

“三条红线”限制

其中一项对发展商造成重伤的条例,就是“三条红线”:剔除预收款后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净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如果不达标,将不得再增加有息负债规模。

而近期,恒大地产“债台高筑“的新闻频频见报,还不断减持资产,包括恒腾网络、嘉凯城等等,倒也证明了该集团确实有负债过高的情况,市场估算高达1.9兆人民币(约1.24兆令吉)。

减少对房地产依赖

说到恒大地产换帅,但其实这只是借壳深深房A回归A股被终止后的正常变动,不会涉及管理架构和股权的变化。换句话说,许家印作为中国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和恒大地产集团实际控制人身份并没有发生变化。

恒大地产集团是中国恒大集团的子公司,在2017年8月之前,恒大地产的董事长、总经理和法人一直由赵长龙担任。

分析人士认为,这次许家印卸任恒大地产董事长后,可以专注债务问题和其他重点业务如新能源汽车。

资料来源:综合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