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趋势

最新骗局:看房要先给订金

2022年03月16日

各位租客们,
看房,真的不需要先缴订金……

越来越多的诈骗犯招摇过市,这回是假扮房地产中介,还盗用其他房地产公司、中介的名字照片、执照号码等,在网上办得有模有样要招租,等到有人上钩要看房,竟说要收一笔“预付款”,看完房就可全额退还。

这样的新型诈骗发生在新加坡,根据《新明日报》,博纳(PropNex)集团总执行长林永福透露,近期公司中介收到租客的讯息,才发现有不法之徒在租房网站上“行骗”。

这些骗子们冒用公司的名义、中介名字、 中介执照号码、照片等招摇撞骗,并在联络栏放了骗子自己的电话号码,租客信以为真联络上后,被要求先给订金才能看房。

中介发现广告上的联络号码,和房地产代理理事会(CEA)网站注册的不同后而起疑心,然后假扮租客联络上对方。

骗子出示中介证件,让有意看房的租客预付1000元(约3000令吉)。

狮子开大口要上千元

据了解,有些骗子开价200至400新元(约613至1226令吉),还有人狮子开大头要1000新元(约3065令吉)。

而被骗的租客,给了钱后在约定的地点等了1小时半都不见人,自然也联络不上这骗子。

林永福指出,房屋中介不被允许处理现金交易,无论是买家还是租客,和中介预约时间看房时,不需要预先支付任何费用。

他提醒,在租赁交易中,租客若有意租房,必须向房东提出意向书(letter of intent)后,才预付一个月的按柜金,双方也须以白纸黑字签署租房协议。

Categories趋势

缴预扣税?房产中介反弹大

2021年11月16日

行情刚好转,
又要再扣预扣税?

报道:邹丽华、张燕萍

“预缴了CP500,还有预扣税,双重税务,受不了!”

随着财政部建议,年佣金逾10万令吉者,须缴付2%预扣税,房产中介高喊吃不消,也认为会对行业带来压力,百害而无一利!

曾爱珍

马来西亚房地产中介协会(MIEA)会长曾爱珍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时指出,目前会员都依法预缴内陆税收局规定的CP500税务,如果再来一项预扣税,双重税务,压力加大。

“其实,每年佣金超过10万令吉的房地产中介并不多,MIEA约6800名会员中,只有约三成有这收入。”

本月9日在国会一读的财政法案,建议新增设107D条文,年佣金逾10万令吉的代理、经销商及分销商等,预扣税项为2%,并得在30天内提交给税收局。

曾爱珍指出,针对相关法案,MIEA将与税务代理商讨,以致函财政部,阐明房地产中介已预缴CP500,要求不再缴交其他预扣税。

“冠病疫情已折磨我们两年了,在这期间,房产业一直陷入低迷;刚有起色,政府就增设税务,非常不合时宜。”

一般来说,有商业收入者、自雇人士及副业的人士,每年年初都会收到内陆税收局发出的CP500通知书,接获者必须根据通知书上的日期,缴付规定的数额;逾期者将面对相等于10%须缴税额的罚款。

Categories趋势

深圳房市难撑 中介“卷款跑路”?

2021年08月16日

撑不下去了,只好“卷款跑路”?

近日微博上有人透露,深圳房市行情急转直下,中介撑不下去掀倒闭潮,还有店东“卷款跑路”。

根据《证券时报》,微博上指的是位于深圳龙华区壹城中心的德佑门店,拖欠员工8万人民币(约5.24万令吉)的薪资,店东还“卷款跑路”了。

微博截图。

而记者向向贝壳平台以及德佑求证后,是加盟店店东私自挪用佣金,如今该公司正全力协助经纪人追佣,并成立专项小组进行深入了解。

根据该公司的声明,先是有中介向总公司举报店东欠薪拒发,而后成立的专项沟通小组和店东与中介沟通和面谈后,店东承认私自挪用中介何某、汪某、古某3人佣金共计17.7万人民币(11.59万令吉)。

其中,店东对经纪人何某及汪某签署2张欠条,合计12.1万人民币(7.92万令吉),对古某则是口头承诺兑付佣金。

由于店东无法偿还,何某及汪某已经向龙华区劳动仲裁委申请对深圳易城房地产经纪有限公司(涉事门店主体)发起劳动仲裁,品牌方后续将全力配合佐证以及推进协商解决。

《证券时报》指出,此次事件虽为个例,但也值得市场重视。有分析人士表示,以往出现楼市调控,二手房市场的成交量就会下降甚是断崖式下降,以交易量为生的房产中介就会出现关店潮。

日前,深圳市房地产中介协会做了一次大规模行业摸底调研,发现有2.5%或104间门店已关闭且已办理工商注销;有220间门店已暂时停业,但未办理工商注销,占据总调查样本的5.3%。

 

Categories趋势

中介陪看房38次被跳单

2021年07月24日

陪看房38次,
你却不跟我签单……

别以为绕过中介私下找房东可以省钱,分分钟吃上官司!

中国杭州网报道,当地一名新婚不久的张姓女士,和丈夫商量买一套二手房后,招商某房地产经纪公司的周姓中介,提出购房要求。

由于张女士看起来购房意愿强烈,周姓中介从2021年1月29日至3月7日之间,花费整整10天陪顾客看了38套房,有时甚至还顶着风雨奉陪。

在看房之前,双方已经初步协商中介服务范围和费用,张女士要求提供中介费折扣,周姓中介向领导汇报后同意,但双方并没有签订书面中介合同。

直到张女士选定心仪的房子并支付订金后,张女士再提折扣,双方最后同意以5.1万人民币(约3.33万令吉)的中介费成交。但当中介拿出合同后,张女士以“先回家吃饭,下午再签约”的理由离开。

但下午中介等不到人,打电话询问后顾客却反悔了,说是与家人商量后不想买房了,会和房东协商退还定金,之后也不接电话。

而想要找房东沟通的周姓中介,意外碰到其他中介公司和房东接洽,原来张女士为了节省中介费用而私下约了房东,通过其他中介公司签订合约,只需要支付后者4万人民币(2.61万令吉)中介费。

中介公司因此将张女士诉至杭州市滨江区人民法院,最终法院认为,委托人在接受中介人的服务后,利用中介人提供的交易机会或者媒介服务,绕开中介人直接订立合同的,应当向中介人支付报酬。而她的举动有违诚信原则,依法应承担民事责任。

最后,中介接受张女士提出支付1.5万人民币(9800令吉)的和解金。

Categories趋势

手停口停 房产中介求助!

2021年07月6日

政府宣布多项经济振兴配套中,
许多房产中介们却难以受惠。

马来西亚房地产中介协会(MIEA)会长曾爱珍发表文告指出,我国2万3000名房地产中介正面对“手停口停”的困境,在封锁措施中急需政府的关注和援助。

她点出,许多中介都无法从政府的各种惠民措施中受惠,比如说国内90%的中介都属自雇或合约式,没有缴纳公积金的他们,无法从i-Sinar中提款。

同时,该会呼吁政府把薪资补贴4.0 (PSU 4.0)措施,扩大至房产中介。

“房产中介帮助公众购买和租赁产业、帮助发展商销售各类项目、通过业主出租产业赚租金,在买卖和租屋市场中创造庞大现金流。”

“一旦政府陆续开放经济领域,房产中介重返岗位时将会面对各式各样的顾客,为了自己及顾客的安全,理应获得优先接种疫苗。”

曾爱珍建议把该会在吉隆坡、新山、古晋、亚庇及槟城的州分会办事处设为疫苗接种中心,让房产中介接种疫苗。

她将就该会的建议与要求,致函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及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