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趋势

房政部制定可负担屋价格指数

2022年07月18日

不同地区,
对可负担价位的标准也不同。

房政部正在为全国各个地区制定一个可负担屋价值指数,为发展商、买家和当地政府提供一个价格指南,来决定当区可负担住房的价位。

房政部长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出席“2022年购屋嘉年华“(2022 Jom Beli Rumah Carnival)推介礼时指出,由于各个地区和州属对可负担屋的定义和标准不同,所以更有必要设立一个指数。

“比如说,莎阿南的可负担标准,对乌鲁雪兰莪来说未必负担得起。因此,我们需要有一个不同的标准,作为住房发展商再建造可负担屋时的指南。”

2022年购屋嘉年华上个周末在吉隆坡谷中城展览中心举办,为购屋者带来逾1万3000间可负担屋。

“我们还会将此嘉年华带到北马、东海岸和东马。”

“每个马来西亚家庭都必须、也应该获得帮助实现拥屋梦,这就是我们的‘一家一屋‘(Satu Keluarga,Satu Rumah)愿景。”

相关新闻:

 

Categories趋势

升息 不会冲击可负担屋买气

2022年07月14日

升息时代,
还适合买房吗?

房政部今日(15日)起一连3天,在吉隆坡谷中城展览中心(Mid Valley Exhibition Centre)举办“2022年购屋嘉年华会”(2022 Jom Beli Rumah Carnival),包括提供1万间可负担屋助国人实现拥屋梦。

房政部秘书长拿督诺阿兹曼出席活动时向记者指出,即便国家银行调高隔夜政策利率(OPR),但相信无损国人在这场嘉年华对可负担屋的购兴。

低于市价

他说,在这场为期3天的嘉年华中,主旨是让国人以低于市价的价位来买到房子,因此会带来1万间价格低于30万令吉的可负担。

“比如说,根据市场价格,一间在吉隆坡的房子可能高达40万令吉,但你能以低于市价的价格购买。我们预计会有2万人出席。”

国家银行在5月时升息25个基点,将隔夜政策利率提高至2%;而后在7月6日时,再度升息25个基点至2.25%。

诺阿兹曼透露,购屋者可在嘉年华中享有各种优惠和户口,包括豁免印花税等。

相关新闻:

 

 

Categories趋势

政府嘉年华卖1万间可负担屋

2022年07月12日

来来来,
来买可负担屋!

为了能帮助更多低收入群体,尤其是年轻人能够买到属于自己的屋子,房屋及地方政府部这场嘉年华将在本周五(15日)起一连3天,在吉隆坡谷中城展览中心(Mid Valley Exhibition Centre)举办,会提供位于全国各地的1万间可负担屋。

房政部长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出席甲抛峇底区哈芝节活动时透露,这场嘉年华会将由首相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开幕,共有逾40个参展单位,包括政府单位和机构及私人发展商。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

首购族有优惠

除了为国人带来1万间售价低于30万令吉的可负担屋,也会为面临购屋难题的人士提供房贷,尤其是买家。

“我们相信,人们有机会找到自己想要的房产。”

房政部会为首购族提供数项优惠措施,响应大马一家理念下的“一家一屋”(Satu Keluarga, Satu Rumah)愿景。

“我们尝试帮助年轻人购买第一间房子,因为他们买房受到诸多限制,特别是与首付或预付买房有关,而且没有工资单,因为他们当中一些人从事零工经济领域。”

发展商“清库存”

对发展商来说,这也是一个卖出滞销高价屋的机会。除了可负担屋,发展商也能在嘉年华中促销30万至80万令吉的房屋,锁定高收入群体。

这项嘉年华只是一个开始,房政部之后会推展到全国其他地区,让更多民众能买到他们属意的房屋。

Categories趋势

政府推i-Biaya 助国人获房贷

2022年04月13日

零工经济、中低收入群,
房贷问题不用太担心了!

房政部副秘书拿督阿兹哈透露,为了解决中低收入群体在申请房贷时面对的问题,政府将会在4月14日推介房屋融资计划i-Biaya。

他在记者会上指出,i-Biaya是房政部“拥屋计划” (HOPE)中的四大措施之一,希望能推动国人达成“居者有其屋”,并支持第12大马计划兴建50万间可负担屋的目标。

“房贷不获批的因素包括信用记录不佳、属于高风险类别,以及支持偿还贷款能力的文件不足。”

i-Biaya将能提供3项计划,分别是房屋信贷担保计划(Skim Jaminan Kredit Perumahan,简称SJKP)、我的第一间房屋计划(Skim Rumah Pertamaku,简称SRP),以及一马房屋计划(PR1MA)的先租后买计划(RTO)。

26家银行供申请

阿兹哈解释,SJKP主要是帮助没有固定收入的首购族,比如说从事零工经济者、生意人、贸易商或小型企业家。这些群体通常没有薪水单、公积金单,来支撑偿还能力。

而SRP主要帮助M40和B40群体,无需支付头期钱,开放予家庭收入不超过1万令吉的人士申请。

PR1MA的先租后买计划则锁定M40群体,帮助他们以创新的先租用、后买屋的形式,买到可负担屋。

这3个选项都可通过26家银行申请。

房政部长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和财政部长东姑扎夫鲁,将会在4月14日携手推介i-Biaya。

 

Categories趋势

政府正修订法令 重建残旧破楼

2022年03月24日

残旧的组屋,
政府能不能帮帮忙?

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指出,政府为了解决旧楼的课题,已经着手修订1985年分层地契法令。

里查马里肯

他在国会下议院面对希盟升旗山国会议员黄汉伟提问时回应,要重建建筑物必须要修订一些法令、取得业主的同意,还需终止分层地契。

他解释,一项城市发展和翻新法案,需涉及7至8项法律或法令,比如说国家土地法典、分层地契法令、分层管理法令、征用土地法令和城市规划法令。

因此,有关部门需要评估监管影响,确保城市翻新时能保护财产权,制定更全面、决定性和综合性的新法律。

他补充说,虽然目前还没落实这样的新法律,但其实自2000年开始已经有许多城市翻新计划。当中,由私人界推动的城市翻新计划,带来了合理的经济回报。

而那些对私人界来说难以带来经济回报的残旧建筑物和地区,政府会考虑用另一种形式来翻新,避免这些地区和建筑物继续损坏,引发都市衰退。

Categories趋势

谁是PR1MA最大买家?

2022年03月10日

年轻人,
最需要可负担屋。

一个马来西亚房屋(PR1MA)旨在助国人达到“居者有其屋”,为中低收入群体提供可负担价位的房屋。

截至去年12月,一马房屋中有半数的买家,就是年龄在25至35岁的年轻人,高达1万7543名。

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

这数据来自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拿督斯里里查马里肯,他在国会下议院的问答环节中,回应土著团结党沙白安南国会议员拿督莫哈末法西亚的问题。

他说,但是在去年,25岁至3岁的年轻人就占了PR1MA买家的34%,相等于1904名。

“这证明PR1MA计划的价格受年轻人欢迎,该群体也负担得起。”

PR1MA如今正推动青年房屋计划倡议,冀望在今年底时把PR1MA年轻买家的比例,从50.3%提高到70%。

对于巴生谷这房价和租金高的地区,房政部也计划在数个地点兴建“青年过渡期房屋”(RTB),帮助年轻人拥屋。

这包括在吉隆坡峇都区兴建1400个单位,以及在雪兰莪万挠打造3000个单位。

Categories趋势

REHDA:政府不应代收租户押金

2022年03月3日

住宅租赁法,
不应“一刀切”?

房屋与地方政府部日前出台草拟的住宅租赁法令,旨在保障房主和租客的权利,寄望提供统一的房屋租约模板,并建立专有机构,来解决因为租房屋而发生的各种争议。

不过,这项草拟法案的部分内容引起业界反弹。早前,大马购屋者协会(HBA)总秘书拿督郑金龙指一些条例“难以理解”且“不必要”,如今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公会(REHDA)也发声了。

REHDA代主席拿督童银坤发布文告,呼吁政府重新检讨住宅租赁法,因为每个租户的收入水平和需求都不一样,不应该靠单一法令一概而论。

他提出,并非所有租户和房东都有受保护的需求,租户和房东双方之间的私人协议不该被政府干预,除非“租户处于劣势”。

该协会解释,如果租户是B40群体,那面对房东时处于不平等状态,需要受到更多的保护。所以,他建议这项法令只适用于月租低于750令吉的租约。这个价格被视为低和中低租金的分界点。

押金存款利息用途不妥

他所提出的另一点和HBA的看法一样,那就是若将押金交予政府机构管理,退款和损害索赔或许会延迟交付。

而且,房政部计划将押金存款的利息收入,用于资助管理租户和房东的数据库,在REHDA看来这是不妥当的,因为这些管理成本应该是通过国家税收系统来获得,而押金利息应该存款人的资产。

同时,住宅租赁法令不应该限制押金一定是2个月租金+1个月公用事业费用,因为押金应该是由房东和租户自己决定,同样不应该“一刀切”。

“我们也强烈反对任何形式的租金管控,包括限制租金的数额和涨幅,租金和调整幅度应该是由市场决定,不同的产业类型有不同的需求,由租户和房东自行决定才是最公平的。而且,这样的限制只会重击房地产市场,进而伤害经济增长。”

该协会也同意创建住宅租赁协议的模板,但希望能允许房东和租户有一定的修改空间,前提是双方都必须同意这些修改。

“房政部所提出的一些内容可能有助于解决房东和租客之间的纠纷,但我们也担心一些内容可能会对整个领域带来严重影响,呼吁政府重新评估和谨慎考虑。”

相关新闻:

 

Categories趋势

租户2+1押金,将交给政府?

2022年02月25日

租户缴付的2+1定金,
未来由政府保管?

房屋与地方政府部日前出台草拟的住宅租赁法令,并咨询公众的意见。此房屋租赁法旨在保障房主和租客的权利,寄望提供统一的房屋租约模板,并建立专有机构,来解决因为租房屋而发生的各种争议。

不过,大马购屋者协会(HBA)总秘书拿督郑金龙为EdgeProp.my撰写的专栏文章中提到,这项草拟法令当中有数项难以理解的部分,一些条例不仅不必要,而且还恐损及相关人士的利益。

  • 押金由政府收取

郑金龙指出,若这项住宅租赁法令通过,那普遍的2+1押金(2个月租金和1个月公用事业费用)将不是由房东收取,而是会存入一个还未指定的政府机构中。

未来,住宅租赁审计官将会获授权管理这些存在一个中立机构中的押金,以确保当局能够在之后解决房东和租户之间的任何冲突。

根据房政部报告的第36页,一旦租赁合约到期,也不需要扣除任何金额,押金就会退还给租户。若有任何纠纷,将提交仲裁庭处理。

但其实,若政府采取行动扣留押金,这可能破坏公众对政府的形象。

而且,“保留租金“这对租户可能有害,因为租户在换租的时候也需要支付同样的押金给新房东,租户可能还得忍受政府机构的”效率“和繁文缛节。

  • 抽样调查样本不足

郑金龙也点出,政府的调查人数仅有3119人,其中1104人是房东,另2015人是租户。

相较之下,这3119人仅占马来西亚总人口的0.009%,而且65%是租户,恐导致法令会更偏向租户利益。

再者,这项调查仅在雪兰莪、巴生谷和布城进行,忽略了其他州属。87%的受访者是马来族裔,其他族裔仅占13%。

而前房政部长拿督祖莱达曾说过,要特别关注遏制一些房东“种族主义“的行为,这次的草拟法令可能会”惹来一身腥“。

  • 信息模糊、缺乏数据

HBA认为,房政部的调查报告并没有提供一些关键信息,让该协会质疑其有效性和重要性。

这些信息包括了受访者是否涵括了各收入阶层、不同教育背景、国内外业主、不同类型的住宅、地契、城市和乡区,也不晓得问题是否偏颇、调查如何进行,这样的调查结果是否就足以作为指定新租赁法令的依据?

郑金龙认为这草拟法令有些部分令人费解,呼吁政府在制定任何租赁法令前,必须进行深入的讨论和研究,避免制造不和谐和社会问题。

有兴趣对此草拟法令提供意见者,请在2月28日前,前往 https://upc.mpc.gov.my 。

相关新闻:
房东租客们,自我保护机会到!

Categories趋势

房东租客们 自我保护机会到!

2022年02月23日

这是你发表意见的最佳时机!

你是为了恶租客而烦恼的屋主吗?还是你是对房东多有抱怨的租客?

不管是房东还是租客,难免会遇上一些糟心的事情,这时候总是会想,难道法律不保障你的权益吗?

给你反馈的机会到了,房屋与地方政府部正在咨询公众的意见,以制定住宅租赁法令。

在2月28日前,前往 https://upc.mpc.gov.my 提出你宝贵的意见。

住宅租赁法旨在保障房主和租客的权利,冀望提供统一的房屋租约模板,并建立专有机构,来解决因为租房屋而发生的各种争议。

 

Categories趋势

房政部长 能准发展商延后交屋?

2022年02月10日

发展商未能在合约期中交屋,
房政部长能批准延后吗?

在之前,这个答案普遍是“不能”,但在上诉庭最新的一项裁定中,这答案就变成了”可以”。

根据“EdgeProp.my”,上诉庭上周在Bludream City Development私人有限公司与Kong Thye & Ors上诉案中裁定,房政部长是有权利修改房屋合约,延长发展商交屋给买家的时间。

Bludream City Development案件,是源起于房政部长允许发展商延长17个月,来完成一项服务式公寓,遭买家提出3项诉讼案。

而高庭当时根据“Ang Ming Lee & Ors 与房屋及地方政府部长(2020年)”的案件,判发展商赔偿买家,因为部长批准延后交屋是不合法的。

上诉庭裁决 将有广泛影响

不过,来到上诉庭时,却推翻了高庭的裁决。

这项裁定,可说是意义重大,推翻了先前Ang Ming Lee案的裁决,在房地产界势必会有广泛的影响。

在Ang Ming Lee的案子中,联邦法院裁定,隶属于房政部的房屋管制处(Controller of Housing),是无权批准任何发展商延长交屋期限,否则会剥夺屋主项发展商索偿违约金的权力。

原本在1989年房屋发展(管制和许可)法令第11(3)条文,授权房屋管制处延长发展商交屋时间。

之后,这一判决就成为了其他购屋者的抗辩点,用来向延迟交屋的发展商追讨违约金。

两大原因推翻裁决

而在这次Bludream City Development的案件中,上诉庭是基于两个因素,认为部长批准发展商延后交屋是可行的。

  • 第一,部长有法定权力

上诉庭认为Ang Ming Lee一案,不代表第11(3)条文是违法的,只是说明房屋管制处无权批准延期,但没有提到部长无权行使这样的权利。

这意味着,联邦法院在此案中的裁决,不能被解读为完全废除第11(3)条文,整体而言应是指这一条文赋予房屋管制处豁免和修改买卖合约的权利,在某种程度上是越权的。

而根据房屋发展法令第24(2)(e)条文,部长本身有法定权力,可以延长发展商交屋的时间。

  • 第二,须公平考虑购屋者和发展商立场

上诉庭裁定,部长在批准延长交屋之前,没有明确要求部长有义务赋予购屋者发表意见的权利,最重要的是部长必须公平行事,也要考虑到购屋者没有义务同意发展商延后交屋。不过,即便假设购屋者不会同意延期,部长还是有权利继续批准。

在解释到“公平行事”这点时,上诉庭提到,部长也必须以更广阔的角度来评估,发展商若没有第二度延期,在支付每个单位巨额的违约赔偿金(LAD)的同时,是否还有能力完成项目。违约赔偿金大约是购价的12%。

这样的商业考量,在过去类似的案件中,经常被忽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