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趋势

冠病疫情帮助谷歌省10亿

2021年05月6日

冠病疫情冲击了不少企业,可是对于谷歌来说是好事,因为居家作业环境下,谷歌一年可省下超过10亿美元(约41亿令吉)出差费用。

根据该公司的披露文件,冠病疫情下谷歌母公司Alphabet一季度的推广、差旅及招待费用,相比一年前同期减少了2.68亿美元(约11亿令吉)。

若以年化计算的话,这笔钱将超过10亿美元(约41亿令吉)。

虽然各种抗疫出行限制措施的取消,网上预定旅行行程和酒店的人多了。

可是,谷歌的员工依然在居家工作,所以花公司钱出差的人数也相对减少。

由于公司因疫情减少了支出、暂停或改期了推广活动,并将某些活动改为只在线上进行,公司2020年广告推广费用减少了14亿美元(约57.4亿令吉)、旅行和招待费用减少了3.71亿美元(约15亿令吉)。

节省下来的费用,抵消了增聘数千名员工产生的成本。

疫情的谨慎态度,使得该公司得以在一季度保持了基本与去年同期持平的营销和管理成本,而营收却增加了34%。

Categories趋势

疫后催生购屋观念大转变

2021年04月4日

独家报道:黎添华

疫情一周年,房产需求大不同!

一场疫情看似打乱了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更像是一场大洗牌与秩序重整。其中,民众在与疫情共处一年后,房产上的需求更是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南洋商报》就向国内房产领域的前线人员,如中介及市场销售精英处了解后发现,原来本地人及海外购屋者确实和一年前不同了,其中,他们选择房产的心态与居住立场,就因为疫情而作出了调整。

10公里范围内成了购屋者置业的距离标准。

 

陈秀芬:与家人住得更近
置业10公里内诸事便利

发展商汇华集团董事陈秀芬指出,疫后一周年,不少民众在选购房产时,会更趋向希望能与家人住得更靠近,尤其是有关房产必须是距离家人方圆10公里范围内,更几乎成了一项标准。

她解释,在行动管控令期间,由于许多的行动范围都局限在10公里内,因此购屋者如今更趋向和家人的距离尽可能在10公里内,以方便往来。

除了希望能与家人住得靠近些,购屋者也希望10公里内能拥有更多的便利,如靠近学校、食肆、巴刹、医院、公园、商场、霸级市场,工作地点等。

也因如此,该集团的项目地点都选择在10公里,甚至是更短距离范围内,并拥有这些便利。

陈秀芬

她表示,疫情前,地点四通八达且极具策略性的项目本就备受好看,然而疫情后则让购屋者进一步看重这点。

立足北马的汇华集团拥有超过40年的产业发展经验,而陈秀芬则在产业领域约30年,是北马少数拥有如此多年的房屋市场销售经验的女性代表。

另外,她也发现长期的居家作业,让购屋者对房屋要求较过去更高。例如,希望多一些空间腾出来走动、或打造成办公室,部分则希望有阳台设计、更多的绿意环境,以及休闲设施,好让他们能纾解“行动受困”的压力。

“试想想, 工作8小时、睡觉8小时,以在家休闲的8小时都在同一个空间,购屋者自然会希望有更多的变化,同时让他们心情舒畅的设计。”

也因为看到了购屋者疫后对房产的趋势有转变,该集团不时特地做出调整,以符合最新的市场需求。

槟城目前少见高档项目。图为槟城国际商业城。

槟缺高品质房产项目

她透露,其部门职员在接触购屋者时会被告知,槟城市场上仍少见设计新颖独特、高档且高素质的房产项目,就此发展商有必要推出高品质的房产项目。

她指出,随着时代的进步,以及整体经济发展得趋更高水平迈进,槟城也须得打造高档且符合国际水平的项目,这才符合时代需求,同时才能推动槟城往更高格局发展。

她也提醒,由于不晓得下一波全球大事故会在何时发生,更不晓得届时会是什么情况,因此购屋者都在经一事长一智后,采取了未雨绸缪的措施,置产时都先调整。

林文彬

林文彬:住家最好靠近公司
对租金或屋价更敏感

马来西亚房地产中介协会(MIEA)主席林文彬指出,中马一带在疫情一周年后同样对10公里距离较为有要求,但却是希望住家靠近工作地点,而非父母家。

林文彬也是Kim Realty的董事,在这行超过20年的他也表示,除了上述转变外,最大的不同就在于购屋者或租赁方都比过去更希望房屋售价及租金能稳定一点。

尤其是雪兰莪州莎阿南一带的租赁活动,更因为厂商要出租予外籍员工而变得更活跃,价格更因此上调了5至10%。

“不是谁都可以在自己的工厂范围打造员工宿舍,因此他们会找大量单位提供给外劳。”

长住为主要出发点

不过,他也认为,尽管许多年轻人在工作、科技产品、兴趣上多属于喜新厌旧个性,但在购买房产时,多数人始终还是会以长住为主要的出发点,不会经常更换居住场所。

“还没有能力购买房屋的年轻人及社会新鲜人自然会先租房子。一旦有能力,他们还是会选择自置物业。这样的情况特别发生在亚洲人身上,尤其是华裔。”

询及有关上述的转变会否长久,他则表示,由于疫情刚满一周年,会否真的带来长久性的转变,仍需要观察一段时日,惟他不排除有这个可能的存在。

他指出,购屋者需要了解的是,一切应以能力为考量,而疫情后的置产环境更应量力而为,在多变的局势中,“租房”或“先租后买”都是可行的方案。

再来,年轻人在选购房产时须得做好一个心理建设,即第一间房产不一定会是自己最梦寐以求的单位,而是先置产,并在能力提升后逐步迁入更贴近自己要求的理想单位。

梁宁芳

梁宁芳:泰国超越大马
海外置产注重政治医疗

产业专栏作者梁宁芳发现,一场疫情后让海外买家也转变了心态与立场,当中最明显的就是他们更看重当地的政治稳定性、医疗及教育。

从事海外房产买卖10年的她表示,过往海外买家会先考量回报率,然而现在则更看重当地是否稳定,因为疫情来袭后,海外买家会考虑外移的可能。

“其中医疗是大家最看重的一环。一些中国买家会特地选择靠近医院的地方。”

值得一提的是,她也提及,过去很多海外买家会喜欢来我国置产,但随着我国第二家园计划被搁置,所以现阶段东南亚的海外资产趋势,则以泰国市场更胜一筹。另外,葡萄牙方面则因为当地政府在推动海外置产上给予很多便利与优惠,所以也吸引一群人支持。

“一些国家的政策比我国更具伸缩性与卖点,如允许外国人在当地工作、定存数额比我国低等等,相较之下,我国的第二家园政策可能就逊色了。”

询及给海外买家的建议,她表示,地点绝佳、环境好始终是关键,然而高素质的房产仍旧是首选,因为这可以确保单位未来的价值。

尤值一提的是,基于疫情无法让海外买家亲自到来我国,因此虚拟VR技术的使用在房产界越来越普及,这方便有兴趣的购屋者能远距离看房,减少他们多次来返的次数,大大减低当中的成本。

换言之,不仅是买房置产的角度与需求出现变化,就连看房子的模式也出现转变。

陈炜平

陈炜平:双钥匙受落
共享空间需求涨

D2国际有限公司创办人陈炜平表示,6年前推出市面的双钥匙(Dual  Key)单位在疫情后开始备受瞩目,其中许多人更是基于居家作业的作息影响下,将多出来的套房拿来充当办公室。

他分享自己的经验指出,一名顾客就为了要有多余空间来打造自己的服装品牌工作室,因此打消了原本要购买3房一厅的1100平方尺单位,提升至1300平方尺的双钥匙单位。

“早期大家都观望这种双钥匙设计的受落程度,如今则开始被接受,甚至成为主要考量的因素之一。”

此外,由于一些人希望拥有自己的工作室,因此即便不是双钥匙单位,他们也希望住宅能稍微大一些。

曾荣获吉隆坡2019年度最佳房产代理的他,也是马来西亚房地产中介协会房产代理员团长(MIEAEN  network)。

他说,工作层面来看的话,不少人也开始选择共享空间(Co-working  space),其中双峰塔一带的共享空间的租客率就已经爆满,而共享空间单位更是如雨后春笋般冒出。

“这些单位有酒吧、游戏室、育婴室、无限量茶水供应、音乐,有的还提供午休室让人小休,甚至让大家有机会接触衣着打扮潮流时尚的各行各业人士,因此很适合时下的年轻人。”

办公楼需求面积下降

尽管如此,他表示,这不意味着办公楼就没有需求,惟这些需求已从过去面积较大的单位,转去800至1200平方尺的单位。

另外,由于网购向来是趋势,管控期间进一步让网购成为主流,陈炜平开始发现,许多房产开始设有寄放包裹服务。

询及这样的转变会否长久,他直言,待疫苗接种普及化后,民众早就习惯了这样的作息,因此大势所趋下自然成为主流。

结语:房产调整迎合市场需求

疫情肆虐超过一年,这也无疑影响了购屋者的买屋倾向,市场嗅觉敏锐的发展商自然已经看到这样的转变,并顺势推出相对符合市场需求的单位,而聪明的购屋者也开始思考,自己未来需要的又是怎样的房产。

如今,未来的房产景象已经出现了一个清晰的轮廓,至于会发展到怎样的一个格局,则胥视政策、经济等客观因素如何发酵了。

房产需求新趋势

● 趋向与家人住宅10公里范围内

● 趋向住宅靠近工作地点10公里范围内

● 希望10公里内的设施方便一应俱全

● 希望有阳台、绿色设计、更多休闲设施

● 倾向共享空间

● 希望单位能有多余空间打造成工作室

● 希望更多的高档高素质房产

● 希望服务与设计能符合需求,如打造包裹存放服务

● 海外买家更看重政治稳定、医疗及教育

● 希望更多的高端高素质房产

●希望服务与设计能符合需求,如打造包裹存放服务

●海外买家更看重政治稳定、医疗及教育

Categories趋势

疫情带来全新契机

2021年03月25日

独家报道:黎添华

疫情改变了世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其中衣食住行更是无一不受影响,然而经过一年的转变,房产买卖究竟出现哪些变化?

未来的房屋需求、格局设计、市场营销,乃至内部的管理经营,又会进入怎样一个全新格局?

这期的产业专区就特别专访纵横屋业发展领域数十年的业界行尊,即曾荣获世界华人终身成就奖的汇华产业集团创办人拿督斯里许廷忠,以及拥有“居銮发展之父”之称的龙城集团(BCB,6602,主板产业股)创办人丹斯里陈成龙,请他们分析当下的发展状况,同时更对为未来的趋势作出精辟预测。

活跃于北马一带的许廷忠也是马来西亚产业风云人物大奖得主。

在屋业发展超过40年的他发现,疫情对屋业发展带来了颠覆性的转变,不过,却也是一种全新的契机。这或许得先从疫情引发的挑战与难题开始说起。

首先,发展商在过去一年来面对许多的挑战,比如发展商的贷款门槛较高、房屋贷款的审批较过去更严格。再来,线下活动受阻,市场行销全都转向线上;此外,建材(洋灰、钢铁、沙石)价格高涨,以及人力因遣送回国而短缺都对发展商带来较过去更大的挑战。

也因如此,许廷忠认为要应对眼前的挑战,发展商无论是在内部管理、市场策略、人力管理及项目开发上,都会出现和过去截然不同的面貌。

许廷忠

 

未来房市不“疫”样

第一,在市场行销策略上,发展商自然走电子数字化。这不仅是顺应线上作息的需求,更能降低成本,不仅如此,VR虚拟看屋模式的销售模式更为购屋者,尤其是海外购屋者带来全新体验。

第二,设计方面将趋向更具巧思及善用空间的做法,如,将屋子建得小,却在格局设计上不让人觉得窄,同时还能兼顾房屋品质。

“未来的市场会很不一样,成本会更低,但是一定要加强品质。就算可能不必要的奢华要求会减低,但是需要改善的却不会省却。”

第三,内部的人力将趋向精英化,其中设计、施工及销售上更会采取精英制。这不仅能减少成本,同时也能确保绩效。

第四,随着疫情影响了许多领域的作业方式,如居家作业、或共享工作空间等工作新面貌,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商用单位将趋向伸缩性高的设计,如可允许业者随时调整格局的使用,或随时能转向共享空间设计。

亚洲人倾向置产

询及疫情后的新生代会否趋向租房子而非置产,并影响发展商的前景,他则表示,即便是新生代只租不买,却始终会带动大量“房东”的产生,因此房产市场始终不会停止活跃,其中亚洲人更是倾向拥有自己的产业。

对陈成龙而言,在未来发展开发领域上,数字化协助企业降低成本增加效率,同时也考验发展商的核心能力。

首先,在项目管理方面,发展商需要通过对项目计划、成本、销售等流程的标准化和数字化管理。这可以确保工程进度及绩效(KPI)的精细化。此外,这也有助监管品质与进度,提高项目收益的可控性,管控好现金流。

结合线上线下营销

销售环节方面,充分利用线上结合线下营销渠道,帮助房企树品牌、转化流量、转化成交额;同时还能构建内部大数据,实现精准销售。不难发现,未来数字化将是发展商的经营关键,更是拓展上不可或缺的重要助力。

他也发现,随着疫情助推房企数字化转型升级后,内部的人力管理、内部管理、人才培养策略及激励策略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过去房地产企业人才激励中更加关注的是物质激励。疫情之下,房地产企业更加意识到人文关怀、灵活办公、赋能培训、荣誉奖励等非物质激励方式。”

“就此,制定具有竞争力的全面奖酬方案,为员工提供富有吸引力的薪酬激励机制,是往后房地产企业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

另外,新兴技术与虚拟看房将会是重要环节,因此新技术的注入是必须的。

陈成龙

 

伸缩性强  灵活度高 共享办公租赁需求增

对于房市的发展走向,“居銮发展之父”之称的丹斯里陈成龙洞悉眼下的局势,也对房屋的格局设计也具有一套独特的见解。

他发现,经过长时间的居家办公后,很多企业反映,工作过程中的交互和协作,并不能被远程办公所代替。

办公楼设施要求提高

因此,企业还是需要将精英人才聚集在一个办公空间交互协作,促进工作效率。明乎此,需求细节在疫情后出现了一些变化。例如,强调更健康的工作空间、单个员工所占面积的提升。还有对于办公楼设施的要求提高,包括空气质量优化设备、消毒设备、智能物业管理、人流监控、开放式空间等等。

“那些更适用于后疫情时代租户需求的地产资产,在租赁和租金的议价能力上将会更强,否则就是被淘汰。”

不仅如此,对这位在产业界叱咤30多年的行尊来说,随着疫情来袭后,民众对开发项目的要求也出现转变,如对核心城市优质公共资源(例:网络覆盖、医疗资源)的需求上升。

至于商业项目,他也与许廷忠不约而同地认为,伸缩性强、灵活度高的共享型办公租赁需求可能上升,其中办公楼市场结构出现调整。

不仅如此,由于线下零售、旅游大幅下滑,商铺类地产和旅游类地产(如酒店、特色小镇)受到较大短期冲击。不过,他补充,随着疫情结束后消费、旅游市场逐渐复苏,这些市场有望改善。

至于住宅单位方面,他则认为,随着居家时间的增多,这无疑促使家庭重新审视空间需求。

左右行业关键因素 政局稳定  政策全面

疫情改变了购屋者心态, 也影响了发展商的经营模式,但对两位经历过去三四十年多次经济风暴,屹立不倒的行尊来说,疫情却不是左右这一行业前景的关键。

尽管本报分开访问两位行尊,但英雄所见略同地认为,政局的稳定、政策的全面性及周全,才是影响未来的主要因素。

其中,许廷忠就认为政府可以通过政策,让30岁以上的购屋者的贷款年限延长至40年,而前面的5年只是给利息而已。

“这样的用意旨在让年轻人买屋子更没有压力,也能提早还清。”

应重启第二家园

再来,他也建议政府可以长期让首购族豁免税印花税等费用,而非只在疫情期间才这么做。

他也认为政府应重新启动“马来西亚我的第二家园”(MM2H),尤其这项计划能吸引更多有素质,且消费能力高的购屋者,刺激本地经济外,更能提高我国的整体经济发展水平。

另外,他也建议银行应允许第三方担保,这样让更多人可以买屋子。

陈成龙同样认为,政治的稳定性与银行信贷政策宽松性,是左右发展商未来的关键。

他指出,城市发展大蓝图基础建设的完整性是政府需要顾及的,唯有确保发展如期进行,这样才能惠及周边的房屋发展。

除了政府与银行, 陈成龙也对内反思,即他主张发展商必须得关注本身的企业品牌与产品设计的持续性元素,同时还得在企业品牌与现金流管理上处理得宜,才能确保企业走得更远、更稳。

“这次疫情,许多倒下的发展商显然在现金流管理不当,以及产品在市场上的价值与需求出现问题,才会被淘汰的。”

他认为,一些企业之所以屹立不倒正是因为多年来具有一定的好口碑,所以才会在疫情中仍获得青睐。

熬过疫情寒冬 发展商将走得更稳

许廷忠叱咤北马,陈成龙坐稳南马,尽管两人各自雄霸一方,但同样的是两人均在去年疫情初期,第一时间接受本报访问,并对疫情期间发展商的运作,作出精准的预测和建议。

当时,两人不约而同地认为今次疫情将导致许多人在暂缓贷款,以及各项援助金下获得一笔钱,加上发展商相继推出优惠,因此是置产的最佳时机。期间,两人更点出公务员会是最佳的潜力顾客群。

此外,两人也认为疫情不仅是一场淘汰赛,更是有势力的发展商迈向更高格局的一场转折,熬过来的发展商实力不容忽视,未来也会走得更稳健。

以许廷忠为例,其创办的汇华集团就在疫情年中卖出数百间单位,今年更打算陆续推介新项目;陈成龙也在柔佛创佳绩,甚至紧锣密鼓地推出多项配合“后疫情”时代的新概念发展项目。

询及两人有何建议给同业,许廷忠就希望同业们能在未来齐心合力地就产业相关政策、或建设性等发声。

“我们需要在平台上多交流,在遇到一些课题时更应该团结一致,只有自强不息,合作发声,我们的声音才会更有力量。”

陈成龙则表示,这次的疫情对该领域起着经济不景气、买气不足的压力,但也暗藏着行业逆周期的契机和转折,只要发展商积极应对,便能抓住转型的机遇。

经过多次考验的他指出,若对比上世纪80年代中期的经济风暴、1997/98年的亚洲金融危机,以及2008/09年的全球金融海啸,当前的冠病疫情危机并没有想象中的糟糕,而市场之所以担忧,很大因素是因为企业对眼前的危机还不熟悉,未能掌握其本质。

“至少和过去几次危机相比,这次挑战我们还能卖屋子,民众也因为政府多项政策而多了些钱在手而置产。”

问答录

问:过去一年,让您领悟到什么?

许:未雨绸缪和居安思危比过去更重要。再来,品牌真的很重要,成品的水平要好,因为这些都可以协助您在难关中获得购屋者的支持。我们很多单位在疫情期间卖得很好,这证明是老字号是越来越重要。

过去大家买屋子的考量是:1)地点;2)价钱;3)发展;如今,大家买屋子的考量则是:1)地点;2)发展商口碑;3)价钱。

陈:过去一年,各种传统企业举步维艰,但宅家经济的消费需求被充分激发出来。

同时,这次疫情的长度,提供了充分的时间强化消费者的线上消费习惯,即使疫情过去,很可能相当一部分线下消费的市场会被转化到线上,成为巨大的商机。在这样的时刻,要生存,现金储备是第一位。

问:经过疫情的肆虐,让您觉得未来的屋业发展领域会更好走吗?

陈:疫情是暂时性的,但是会有长远的影响。它对于未来的屋业发展领域的影响应该是一体两面,有利有弊的。我认为,后疫情时代适合市场的产品会更受欢迎,而不合适的产品会以更快的速度被淘汰。

许:发展商一直都是一件苦差事,所以不存在“好或不好”或“未来能不能继续做下去”的问题。倒是我发现疫情让发展商“消化”了之前卖不出的单位,换言之疫情协助避免了房屋泡沫的发生。我相信,一旦解封,就会出现很好的景象了。

问:屋业发展能带动经济,但是屋业一片死寂的话,您认为,有什么是政府可以做的?

许:经济始终是重要的一环,政府要引进更多的投资,就会出现更多的就业机会,届时就能对发展商带来很好的推动力。只要整个工业会带动屋业发展,就能进一步推动整个经济链。

陈:业界政府推出刺激房地产行业经济复苏,并优化营商环境(简化各种繁文缛节),以让我们得到适度的政策解绑。再来也希望政府呼吁银行给予人民更宽松的信贷政策。

问:您认为房产开始复苏了吗?

陈:尽管贷款方面自去年管控开始就面对银行估价偏低,贷款批准门槛越来越高的问题。我相信这是市场短期内信心的问题,今年这个情况已好转。

许:我们确实开始慢慢恢复,尤其疫苗陆续抵达后,房产将开始呈现一片大好。我始终认为,现在置产无疑是最好的时机,因为一旦项目建好后就开始看到赚头了,届时未来的房价会比现在高出许多,这是可以预见的现象。

Categories趋势

酒店业 转型求生

2021年03月24日

报道:李治宏

本月初的一则新闻:酒店经理站在酒店前路边小摊位,举着大字卡高声叫卖“3令吉!3令吉!”兜售酒店食物,正是国内酒店业当前困境的最佳写照。

深受冠病疫情影响,为了生计,槟城多家星级酒店纷纷在酒店外摆档口做外卖,售卖的食物包括冬炎米粉、炒饭、鸡饭、鸭饭、炒粿条等,平日收费20至30令吉的酒店美食,如今只卖6至8令吉,甚至3令吉即可买到,引来许多民众排队捧场。

酒店厨师在疫情下走出厨房,于酒店外摆摊煮美食外卖求生,只是本地酒店业当前惨况的冰山一角。新的一年,酒店业能否苦尽甘来,“牛”转乾坤吗?

旅游业是受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重创的领域之一,自我国去年3月实施行动管控令以来,已有逾200家酒店与旅游业者停业或永久结业。

眼看国内冠病每日新增确诊病例还高居不下,纵使冠病疫苗预计于本月杪运抵我国,全国80%人口预计将最迟于明年2月份完成接种疫苗,但只要国门一日未重新开放,国人也禁止跨州跨县,旅游和酒店业短期内仍将挣扎求存。

产业顾问公司威廉氏达哈与王有限公司(CBRE|WTW)指出,酒店业何时复苏,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疫情何时结束及我国边境何时重新对外开放。

然而,若再出现新的不利因素,例如爆发新一波疫情,则将令酒店业的复苏之路更举步维艰。

另一家产业顾问公司大马亨利行(Henry Butcher Malaysia)则指出,在国门重新开放及国内旅游限制解除或至少放宽之前,酒店业将继续经历一段非常艰辛的时期,今年内难望取得任何持续性的复苏。

“双A”齐挫惨淡经营

酒店业在惨淡经营下,自管控令起就一直面对“双A”齐挫的局面。所谓“双A”是指平均入住率(Average Room Occupancy)及平均入住费(Average Room Rate)。

由于去年首9个月的到访游客人次只有430万,按年猛挫约78%,巴生谷地区的酒店平均入住率从2019年第三季的81%,于2020年第三季直泻至30%。

酒店平均入住费则从2019年第三季的367令吉,于去年第三季下跌至213令吉。

在这期间,巴生谷数家酒店永久结业,或是暂时停业以进行大装修和翻新工作。

CBRE|WTW指出,有鉴于此,在国门重开之前,大部分的各类型和不同等级酒店,尤其是城市地区及豪华高档酒店,都被迫自救,这包括减低入住费、削减营运开销、清除重叠的工作,以及寻求其他替代收入。

过去几个月,大部分酒店住客率都很低,尤其是那些专注于商务旅客和外国游客的酒店。

除了把目标锁定国内市场,许多酒店纷纷提供入住费折扣,一些星级酒店的入住费折扣甚至高达300至400令吉,期望推高入住率。

CBRE|WTW指出,相对营运成本偏高的高档酒店,规模较小且营运成本较低的精品型酒店,将有望较快复苏。

槟城:复苏路漫长

一旦政府重新批准跨州旅游,槟城的酒店领域有望缓慢复苏。

一场冠病疫情重创下,向来高度依赖旅游业的槟城酒店业哀鸿遍野。丹绒道光爵士酒店(Jazz Hotel)和位于惹兰哈珍的Penaga酒店先后于去年4月率先结业,接着峇都丁宜的四星级酒店假日度假酒店(Holiday Inn Resort)及丹绒武雅国敦胡姬酒店及度假村(Copthorne Orchid Hotel & Resort)先后于6月杪和8月“倒下”。

格尼度假酒店及公寓(The Gurney Resort Hotel and Residences)及The Northam All Suites Hotel则暂时停业,进行提升工程。

所谓“有人辞官归故里,有人漏夜赶科场”,在多家酒店不支倒下的同时,去年槟州却有4家新酒店投入营业,并总共提供603间新客房。

这4家酒店分别是坐落在槟城乔治市中路Tropicana 218大楼的万豪酒店(Courtyard by Marriott @ Tropicana 218 Macalister(199间客房)及 OZO Georgetown Penang(141间客房),以及直落巴巷的Angsana Teluk Bahang(103间客房)及Bahang Bay(160间客房)。

国敦胡姬酒店及度假村结业后不久有新买家接手,槟城产业发展商玮力产业(IVORY,5175,主板产业股)宣布斥资7500万令吉现金买下该酒店,并计划在该占地2.5英亩的酒店原址,发展酒店与服务式公寓,发展总值为4亿1000万令吉。

CBRE|WTW指出,新业者加入战围,将加剧业界原已非常激烈的竞争。

促销吸引本地客

在疫情重创下,酒店业者纷纷推出吸引人的促销配套,以吸引本地游客,希望借此提高住客率之余,也可在艰辛营运环境中求存。

去年6月10日政府落实复苏行动管控令,解除禁止跨州旅游限制后,槟州酒店业已出现某种程度的复苏。

联邦政府和州政府提供各种旨在重振旅游业的奖掖,例如国内旅游开销享有个人所得税最高1000令吉减免、推出penangtraveldeals.com网站、体验槟城活动在penangtraveldeals.com网站上推出“酒店优惠”,以及马来西亚华人旅游业公会槟州分会推出“JOM!体验槟城”活动的超值“优惠旅游配套”,只需区区15令吉,即可在槟城游山玩水,体验槟州山明水秀的名胜和古迹等,都起到刺激槟州旅游和酒店业的作用。

然而,随着全国每日新增确诊病例去年杪起直线攀升,迫使政府今年1月13日落实行动管控令2.0(MCO 2.0),再度禁止跨州跨县后,槟州旅游和酒店业在游客止步下再次下滑。

CBRE|WTW指出,由于国人在疫情攀升下普遍抱持悲观情绪,加上全球仍随时可能爆发新一波疫情,槟州旅游和酒店业的复苏料循序渐进,而且整个过程非常漫长。

该公司认为,遵守标准作业程序方面,特为酒店用途而建造的酒店(Purpose-built hotels,简称特建酒店),将会比租用店屋的精品酒店占优势,而如果冠病疫情在未来2至3年内仍挥之不去,酒店入住率、入住费和营运成本都将继续面临压力,届时将是“适者生存”的局面。

“若和店屋酒店比较,服务式公寓、SOHO及特建酒店拥有训练有素的员工和资源来进行频繁的清洁、卫生和消毒,以及保持社交距离空间的能力。因此,与其他旅游住宿比较,游客会选择住宿特建酒店。阐明全面遵守各项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也将成为特建酒店的营销手法。”

霹吉:更谨慎投资

霹雳州酒店业在疫情重创下近乎全面停顿,怡保多家酒店先后永久结业或暂时停业止血;若疫情持续,当地酒店业或需进一步重组,包括业者需重新省思是否继续经营下去,或转型求存。

CBRE|WTW指出,在当地多家酒店“不支倒下”后,投资者普遍变得高度谨慎,在这趋势下,新酒店客房的供应料将中断。

整体而言,霹州酒店领域料将更长的时间复苏,一切取决于疫苗能否阻断冠病的传播。

吉打方面,入住率和入住费持续面对下行压力,营运成本则高企不下的负面因素下,酒店业短期内仍黯淡无光。

CBRE|WTW指出,即使是在RMCO期间,除了浮罗交怡,吉打酒店业的复苏并不显著。

马六甲:新景点加持

早在冠病疫情爆发前,作为国内主要旅游胜地之一的马六甲酒店市场竞争原已非常激烈,除了新旧酒店之间的竞争,还面对民宿、短租业者爱彼迎(Airbnb)及服务式公寓等其他类型住宿的挑战。

一些面临亏损的酒店本就苦苦支撑,疫情来袭令这些酒店最终不支“倒下”。

早前由于一些法律问题而停工的豪暻湾(Harbour City)已复工,这是一项综合发展计划,涵盖购物广场、水上乐园及一家豪华酒店。

此外,美德集团(MEDAINC,5040,主板产业股)将在马六甲瓜拉宁宜打造马来西亚旅游城(MTC),打响头炮的有世界首座以孩之宝(Hasbro)为主题的水上乐园。

马来西亚旅游城总占地622.13英亩,初步计划将建有休闲娱乐、商业、零售、住宅等。

CBRE|WTW指出,一旦竣工,预计将协助马六甲酒店市场吸引更多的国内外游客。

柔佛:新酒店投运

南马酒店业眼前的情况,也跟全国各地差不多。这里有营运长达29年的老牌酒店不支倒下,但也有新酒店另起炉灶,继承酒店业的“香火”。

先说柔佛州的情况。在“双A”齐挫下,坐落在新山市中心,拥有424间客房的公主太平洋酒店(The Puteri Pacific Hotel)无法撑下去,惟有走上结业之路。

同样的,在马六甲,华美达酒店(Ramada Hotel)、皇冠酒店(Mahkota Hotel)及Emperor Hotel都因财务问题而宣告结业。

柔南和依斯干达特区一带2020年的酒店平均入住率从2019年的75%暴跌至34%,平均入住费则从2019年的290令吉下跌至220令吉。

尽管营运环境艰辛,柔南地区2020年仍有新酒店登场,新山就于去年第三季迎来拥有335间客房的假日酒店(Holiday Inn)投入营运。

洲际酒店集团(InterContinental Hotels Group,IHG)与侨丰控股(OSK,5053,主板产业股)签署管理协议,将瑞园酒店(Swiss Inn Hotel)转为Holiday Inn Express酒店,也是低迷中的一道曙光。

豪华休闲酒店登场

去年第三季也迎来市场期待已久的一家豪华休闲酒店唯逸酒店(One & Only)粉墨登场。这家海外豪华酒店业者在东南亚的首间酒店,选择在柔佛东海岸海滨度假胜地迪沙鲁落脚。

已经进驻迪沙鲁的跨国知名酒店集团,还包括Hard Rock酒店及威斯汀酒店(The Westin)。

原已充满挑战的柔佛酒店市场增添新业者加入战围,原有酒店当然不会坐以待毙,纷纷祭出各种吸引人的折扣与促销配套,包括附送旅游胜地入场券。此外,也有业者通过预售优惠券和积分等求存。

同时,著名国际酒店集团DoubleTree Hilton则出新招,包括提供诸如“Hilton Experience”这类学习活动来促销酒店,务求为酒店住客带来不同的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