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趋势

中国十大钉子户 你奈我何?

2022年04月26日

若发展商赔你钱、拆你房,
你愿意吗?

各国在开发城市或建设公共设施的过程中,难免需要征用私人土地或房产范围,尤其是收购旧楼、旧地进行重建,通常都会安排住户搬迁及赔偿事宜。

然而,总有一些异常坚定的“老顽固”,无论何等谈判和劝说,雷轰都不动,就是不愿将私人土地卖给发展商或政府。

有者无法舍弃历史故居,有者却是心怀不轨,想拗更多赔偿变“暴发户”!既然双方谈不拢,强拆不得,那就绕道而建,最后只剩下不肯迁走的住户孤零零在原处。

钉子户处处都有,但中国这十大钉子户,可是一番奇景!

第十名:兰州古寺

位于中国兰州甘肃有个闻名的钉子户,“霸占”路中央却无人敢拆,道路都要弯着建,但它并非一般民宅,而是由木材与土砖建成的兴远寺,已有400余年历史。

据悉在乾隆26年和乾隆46年时,曾两度发生火灾,修复后仍无法重返昔日辉煌。

身为中国文化遗产之一,但来历至今仍不明确。如今早已在岁月侵蚀中,因疏于维护而不堪重负,被荒废在水泥森林中。

第九名:广州桥中房

2020年八月,广州环岛路海珠涌大桥正式开通,有一处还设计成“眼睛”形状,原来是为了绕开被挤在两桥之中的小屋,至今成了民众围观的打卡热点。

据《中新网》专访报道,屋主并非因为赔偿金额不搬迁,而是不满意提供的房源。

2019至2020年间,前后只看过两次房,第一次被带到了“三尖八角”的房子,感觉不良,屋主避忌;第二次则是房子面对太平间,让屋主直囔宁可不搬。

第八名:广州环中楼

发展迅速的广州,钉子户还真不少,其中一处“环中楼”更成了地标!

为了兴建海珠区的洪德立交桥,这一片地成了动迁区,但就是有几户人家不愿搬迁。即便发展商愿意提供三居室套房,以及每人至少一百万赔偿都无法被说服。

既然如此,那就改设计绕道而建吧!立交桥形成包围圈,再做些绿化,入夜灯火通明又成了另一美景。

据闻,当初这几户人家因受不了车流的噪音、大量的汽车排气污染等等而搬走,唯独剩下最后一户苦苦坚持着。不知这些住户们可曾悔不当初?

第七名:安徽抢手房

本以为拒绝搬迁的钉子户都没有“好下场”,但这户人家占了大马路10年后终于如愿获得赔偿。

原本住在三层小洋房的屋主,因安徽汀棠公园的改建项目而被迫拆迁,但因为发展商不愿意赔偿同等面积的房子而告上法院,最终发展商被判违法并予以撤销,于是房子拆迁就被搁置下来。

数年后,该处的马路改造拓宽,房子再次被列入拆迁范围,在多次协商后终于达成协议,以最初的同等面积置换要求进行赔偿。

目前钉子户已夷为平地,虽然赔偿金额是个迷,但房屋市值会涨得令人称羡吧!

第六名:湖北天坑户

这可是湖北最倔强的钉子户!2010年湖北省宜昌市郭家湾被纳入产业园建设范围,当地村民陆续拿着赔偿金搬离村庄,入住发展商提供的小区。

唯独一户在签了协议后,觉得赔偿金太少而反口,多次协商无果,最终避开他的房子继续施工。

他天天到河边挑水,入夜便点蜡烛,坚持过了4年断水断电的古代生活。

直到房子周边因为铺设地基而深陷土坑,担心被淹,赶紧连夜加盖了一层楼,以为可以多要点赔偿,可想而知谈不拢。

随着附近建起了各种大楼,可能是看到了儿子每次需要辛苦奔波才能去上学,自觉不该连累家人受苦,最终答应搬迁,发展商亦给予适当的精神补贴。

第五名:海口钉子户

位于三亚海口的小区,为了舒缓当地交通进行道路建设,因此征用了占了一大片马路的楼宇。

即便其他居民已搬走,这户人家一直对于赔偿不满意,甚至将国土局告上法庭。

绕道而建不是不行,但在马路中央的位置实在不安全,僵持了3年后便同意政府的拆迁计划,如今楼宇已倒,马路已建设完善。

第四名:上海老蜗居

在地价高涨且繁荣的上海,买房可说不容易,但总有不满足的人。

上海普陀区有个老旧的光复里小区,有一户33平方米的小单位,竟在获知拆迁事宜后私自加盖四层楼,让亲戚迁户过来,一共住了27人,并要求一亿赔偿。

由于楼上加建部分都属于不合法建筑,发展商只愿意根据原单位面积进行赔偿,协商无果。

周围已竖起了现代大楼,其他住户几近完成搬迁,唯独这户人家仍挤在环境恶劣的小单位生活。

坚持了几年后一度向当地媒体透露:“只要提供够住的单位,我们愿意走”,但如今结果如何不得而知。

第三名:广西顽强户

广西玉林石子岭的顽强钉子户!

当时发展商开出以同面积单位与100万金额赔偿要求拆迁,但屋主要求加额到500万,最后发展商绕过他们的房子修建项目。

事后屋主后悔了,但发展商认为项目已建成卖完,这块地已无利用价值,所以不再对他们进行拆迁及赔偿了,可谓一时贪念得不偿失啊!

第二名:深圳钉子户

“不拆了,随便你住!” 这栋闻名深圳的钉子户要求太无理,连发展商都忍不住了。

身为中国经济特区之一,深圳市政府对很多城中村进行拆除重建,建于80-90年代的罗湖区湖贝村亦不例外。

这户三层小楼位于较显眼的位置,因此补偿金额为一千万元,比其他户还高,但屋主不领情,要价三亿才肯迁走,最终被发展商放弃。

屋主事后后悔,但已无利用价值的旧屋,赔偿金额不高,只好继续住在原处。

第一名:郑州霸气古宅

河南郑州高新区的著名钉子户,屋主不搬迁的原因不在于钱,而是身为家族第七代传人,想要守护已有200多年历史的“任家古宅”。

即使一百亿也不愿卖,最后出动文物鉴定专家亲证,确实“不能拆”,如今已成为“郑州文祥博物馆”。 点击这里看更多

若旧区遇上拆迁,对当地居民来说通常都是“喜讯”,少奋斗十年就能拿钱住新房,但也考验着人性与耐性。钉子户,确实让人啧啧称奇!

资料&图片来源:搜狐、中新网

 

Categories趋势

纽约市中心的“最强钉子户”

2022年01月7日

受美国人民尊敬和赞美的钉子户?

许多人对钉子户的印象都不太好,因为常常听到恶劣钉子户的新闻,狮子开大口要求更多的补偿款等。

不过,在美国有一个钉子户,有两大事迹让人啧啧称奇。

第一,这个钉子户竟然就在最繁华的纽约市中心;第二,这个钉子户竟然无人厌恶,而是备受尊敬和赞美。

这个钉子户的故事,要从20年代开始说起。

当年美国政府经过战争后,决定扩大纽约的土地范围,就下令在纽约西村以“政府有权征用私人财产为公用”来拆毁了300多栋建筑物,老百姓抗议无效。

不过,当政府工程队要拆除格林威治街一栋5层楼公寓时,却遇上了阻拦。业主大卫·赫斯是一位律师,因为这老宅具有家族意义而拒绝出售。

不满的他直接把政府告上法庭,不过经过多次上诉仍然失败,政府官员还嚣张地要他赶紧让开别耽误国家工程。

无法再争取下去的赫斯,最后只能让政府“购买”自己的土地,但在合约上他故意把房屋墙角处0.3平方米的土地给漏掉,政府官员没看清楚便签了合同。

直到政府施工时,赫斯公开了这个漏洞,政府也无计可施,不能在此地施工,赫斯算是“赢了政府”。

位于纽约市中心呈三角形的最强钉子户。

政府与赫斯又陷入旷日持久的谈判,并要求赫斯捐出这块土地成为人行道的一部分,但后者强烈拒绝。

由于当时有许多人责怪赫斯“恶意刁难”,他决定在这0.3平方米的土地上铺上马赛克瓷砖,并写下“此为赫斯之地产,绝不作为公用”,对应“政府有权将私人财产用于公共目的”的法令,来纪念自己和美国政府斗争取得的胜利。

其实早在1938年,这块地就不属于赫斯了,因为他以1000美元的低价卖给了旁边的雪茄店老板,条件是绝对不能卖给政府。

就在门前宣示“此为赫斯之地产,绝不作为公用”的瓷砖。

这个“钉子户”目前仍存在第七大道55号街口,因为是三角的形状,所以被称为“赫斯三角”,只能站一个人,也是许多人的“打卡地点”。

美国政府把“赫斯三角”视为耻辱,而这个案例也成为美国法院之后在判决拆迁案时引用的案例,一度在美国引起“私人财产与公共市政孰轻孰重”的争论。

 

Categories趋势

狮子开大口 钉子户得不偿失

2021年09月11日

想要当暴发户的梦碎了。

在中国,许多家庭因为城市化建设而被迫拆迁,但靠着政府和发展商给出的高额赔偿金而“致富”。

但也不乏一些“钉子户”,始终硬气不愿搬迁。有些人是处于对故土的留恋,也有些人不满足于赔偿金。

在广西,有这么一户“硬气”的钉子户,据说不愿意搬迁的原因为后者。

这栋房子所在处是一个很老的小区,附近有一个农贸市场,由于条件老化,发展商想建立新的楼盘。

屋主想暗度陈仓却悔不当初!

但是这栋老校区旁边有一个二层的小院,不满意600万人民币(约385万令吉)的赔偿金,要求加价到1100万人民币(706.72万令吉),外加一套新房子。

这钉子户想要赚得更多,但没想到政府和发展商选择修改方案,绕过这栋房子继续建立新的商业街,结果就形成了周边繁华车水马龙,他们的房子却破旧的样子。

据说这户钉子户后来去和发展商协调,愿意接受拆迁,但发展商不予理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