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趋势

首尔房价暴跌 宁毁约逃命…

2022年09月2日

没有最低,
只有更低?

韩国首尔高居不下的房价,在升息和经济衰退的双面夹击下,竟一跌再跌,让投资客急着“逃命”。

根据韩国媒体报道,首尔多个地区的公寓项目,近期出现“解约潮”。

比如说在松波区蚕室,新建了一栋向来极受投资者喜欢的住商综合公寓大楼,6月时投资客以31.85亿韩元(约1100万令吉)签约的82.5平方米(约888平方尺)签购。

但最近,因为差不多格局的房子售价,已经暴跌到28亿韩元(约930万令吉),因此出现买家毁约的情况。

据投资者透露,就算当初已经缴付了10%的签约金,也就是3亿韩元(约100万令吉)拿不回来,他也坚持要解

除合约,只因害怕房价还会继续再跌,最后落得血本无归的命运。

1个月跌10%

其实,在蚕室有另一处公寓大楼也出现相同状况,6月以23亿韩元(约760万令吉)签约的84平方米(约904平方尺)公寓,最近却有几个单位降价到20亿韩元(约660万令吉)。

不仅是蚕室,首尔有名的富人区江南,在大峙洞的新建公寓,上个月有一个76平方米(约818平方尺)的单位以24.8亿韩元(约820万令吉),但最近差不多格局的单位竟然以22.5亿韩元(约750万令吉)的价格卖出,短时间就跌了10%。

资料来源:YTN、自由时报

相关新闻:

 

Categories品味

禹英禑上司姜其永是隐形富豪

2022年08月19日

他老是演配角,
但实则人生胜利组!

近期有一部热议不断、收视率节节攀升的韩剧《非常律师禹英禑》,不仅捧红男女主角,还有一位不可或缺的配角演员姜其永,一夕爆红!

姜其永在剧中饰演资深律师兼暖心上司一角,深获观众喜爱。即便记不起名字,也不会对他感到陌生!

以话剧演员出身的他,在2014年踏入演艺圈,曾出演《Oh我的鬼神君》、《金秘书为何那样》、《举重妖精金福珠》等等各大耳熟能详的作品,担当画龙点睛的配角,可谓韩剧最强绿叶之一。

但配角的人生,想必很坎坷?

非也!姜其永在现实生活中,不仅星途大开,婚姻美满,还是个隐藏富豪!难怪网友们笑称“演戏可能只是兴趣”!

姜其永在社交平台上晒出庆生照,图中靓丽的景色引起网友们的好奇心。随着姜其永的爱犬社媒账号曝光,超美豪宅让人惊艳!

有别于富丽堂皇的豪华高楼,姜其永的独栋豪宅简洁又具现代感。

别具风格的建筑外观,四周尽是宽敞的活动空间,右侧有通往车库和大门的阶梯,乍看之下还以为是艺术画廊呢!

一出门便是一望无尽的蓝天白云,入口处的一席绿地随着季节自然变换,也是和爱犬玩耍,共享天伦乐的好地方。

到了冬季,又是另一番壮丽美景。

俯瞰被白雪覆盖着的山林和住宅,幽雅恬静,皑皑白雪漫天随撒,宛如上演着冬季恋歌般浪漫。

这栋设计美轮美奂的豪宅,亦是姜其永和爱妻的婚礼场地。豪宅不仅外观设计独特,内部装潢也不马虎!

去年末才喜得一子的夫妻俩,将宽敞的大厅布置了一番,精心打造成适合宝宝和爱犬共处的幸福天地。

大面积的落地窗确保室内采光通透,随时都能欣赏户外美景,天伦时光更珍贵。

婴儿房以暖黄色系为主,没有多余的摆设,只有舒适的床铺和摇篮,上头还挂着宝宝最爱的玩具,简洁温馨。

整体家具以米黄、灰白相衬,墙上还挂着犹如艺术画报的婚纱照,漂亮动人。

无需另设电影院,在家中把大屏幕拉下便能看电影。

姜其永的豪宅被自然山林环绕,最不缺的就是美景,卧室、卫浴空间等等都能看得到,真是羡煞旁人!

在家中就能欣赏毫无遮挡的夕阳黄昏,这样的闲暇乐趣可不是常人随时都能办到的啊!

偶尔还能在户外和朋友聚会,吹着凉风烤肉喝酒,人生多写意!

姜其永住在犹如韩剧里才会出现的豪宅,随着人气暴涨而曝光,网友们不禁猜想他的家世背景。

但他曾透露过,婚前独居多年,也曾住在半地下室及一般套房。

无论身世如何,凭借演技实力闯出一片天的姜其永,事业家庭双丰收,真是低调的人生胜利组啊!

资料&图片来源:envy_poopoo, booboo2injo Instagram / envy_poopoo Youtube

 

Categories趋势

韩国人的房贷压力 喘不过气…

2022年08月18日

当你的工资70%都要供屋,
你撑得下去吗?

韩国前任总统文在寅,5年内进行了25轮楼市调控,该国房价却依然高居不下,甚至导致民众不满度暴增。

不过,火爆了十几年的韩国楼市,在25轮打房政策都依然坚挺不倒,却在韩国央行连续升息后,终于下跌了。

韩国央行上月大幅度升息50个基点至2.25%,是自去年8月以来第六次升息;今年上半年,平均房价跌0.16%,首尔均价跌了0.25%。

但老百姓们却没有因此而满意,反而压在他们肩上的,是更加沉重的债务负担。

家债负担全球之冠

利率上升代表着房贷更重,而且央行估计还会再继续升息到2.75%,买了房子的人们如今在担心未来的缴付能力,甚至不敢生孩子;还没买成屋子的人们,宁可租房了。

目前,韩国平均抵押贷款利率高达5%至6%,是9年来最高水平。国际金融研究所(IIF)的报告显示,今年首季韩国家庭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达104.3%,全球最高。

七成房贷浮动利率

其中,与房地产相关的债务高达2.6兆韩元(约89亿令吉),超过70%的未偿还贷款是浮动利率。

36岁的全简妍和丈夫一套首尔市小公寓的房贷是5亿韩元(约170万令吉),随着连串升息后,现在每月要多还72万韩元(约2500令吉)。她连产假都没休完就急着上班,担心若继续升息,月供额恐高达400万韩元(约1.36万令吉),是她丈夫工资的70%。

韩国房源网站Zigbang,以前抵押贷款年利率为4%,首尔公寓的月供将占城市居民平均可支配收入的45%。如果年利率上升到7%,月供将增加到可支配收入的62%。

354万家庭没有余钱

韩国金融监管机构也表示,一旦平均抵押贷款利率升至7%,韩国将有190万人拖欠贷款。

韩国金融研究院在5月发布的 《家庭财务状况出现赤字的家庭特征和改善方向》报告显示,韩国2052万户家庭中有17.2%或354万户处于赤字状态,也就是说再扣除必要支出、税金年金等,没有剩余的钱。

这些赤字家庭的平均年收入为4600万韩元(15.67万令吉),而债务负担是家庭赤字的最大原因。

销量暴跌 转向租房、搬迁

为此,越来越多韩国人买不起房,只能选择租房。今年上半年,韩国公寓成交量暴跌50.6%,首尔的成交量更是跌超过70%;同时期,首尔租房合约数量按年大增31.1%。

也有许多人选择,直接搬迁到成本更低的外围地区。韩国行政安全部数据显示,首尔常住人口今年再次跌破950万。2010年底时,还有1031万人口。

即便政府已经意识到种种警讯,而允许房价低于4亿韩元(约140万令吉)的屋主从9月开始用固定利率取代浮动利率,来减轻利息负担,并承诺迅速改善家庭债务结构,但对韩国民众来说,这依旧无法解决更深层次的问题。

“谁还敢生孩子?”

韩国公共财政研究所研究认为,生活成本过高,早就开始破坏了民众的婚姻率和生育率。如果房价上涨100%,8年间人均生育率会下降0.1至0.3个百分点。

韩国政府7月28日发布的统计数据就显示,韩国人口在2021年已经出现负增长,为72年来的首次。

面对负增长,韩国年轻人在社交媒体上不以为然:“生活这么艰难了,在这样的情况下,没有人想要诞下新生命。”

资料来源:网易新闻、时代周报

相关新闻:

 

Categories趋势

首尔拟禁寄生上流半地下公寓

2022年08月13日

《寄生上流》中的半地下公寓,
见证了韩国悬殊的贫富差距。

荣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电影的韩国电影《寄生上流》(Parasite)一家四口中挤在首尔的半地下公寓,租金低廉、居住环境却极为恶劣!同时也展现出首尔贫富差距的情况。

《寄生上流》的故事并非只存在电影内。在寸土寸金、难以负担房价甚至是房屋租金的许多首尔人士,真的就住在如此恶劣的住宅中。

截至2020年的官方数据,首尔约有20万户半地下公寓,也就是说这个韩国首都中,有5%的家庭是住在地下室。

不过,首尔政府宣布,未来将逐步淘汰这类住宅,因为本月8日的豪雨造成一名13岁的女孩、40多岁的母亲,以及有肢体障碍的阿姨,因为受困在淹水的半地下室公寓,最终不幸丧生。

这场豪雨的惊人雨量,创下韩国115年气象观测史上最高的记录。

韩国首尔近来发生严重暴雨导致多处水灾。

修法要求改建 不可再作为住宅

报道指出,洪水汹涌流到楼梯,导致这三人无法推开唯一的门;邻居们曾帮助拨打求救电话,但当时实在太多受灾户求救,因为电话并未接通。有两名男子尝试通过窗户营救,却被防盗钢栅栏挡住。

为此,首尔政府宣布,从本周开始,将不再发放这类房屋的建造许可证,并会逐步改造现有的公寓。同时,会和政府讨论修改法规,完全禁止地下室或半地下室空间作为住宅用途。

半地下室敌不过暴雨,导致受害者们推不开唯一的门而意外死亡。

首尔市将给予这类公寓的屋主20年时间,转化为非居住用途,也改建成仓库或停车场。当局也将协助目前的低收入住户搬迁至公共住宅。

资料来源:奇摩新闻、中央社

相关新闻:

 

Categories趋势

“宋宋”没住过的婚房 价格翻倍

2022年08月12日

韩国演员宋钟基,
是“演艺圈代表性房产富翁”。

韩国“双宋”演员宋钟基和宋慧乔,因一套《太阳的后裔》而结缘,在2017年结婚,却在2年后离婚。

而据韩国媒体报道,双宋原本在首尔梨泰院有一栋婚房,但两人在房子完工前就已经离婚,因此空置了5年。而想来在房产投资方面眼光独到的宋钟基,选中的这房子,房价已经涨了1倍!

因戏剧结缘步入婚姻,却在2年后离婚的“宋宋”夫妻。

据了解,宋钟基是在2016年以100亿韩元(约3500万令吉)购入这独栋住宅,土地面积约600平方尺,是一栋地下3层、地上两层的建筑。韩媒推测原本是为了结婚而购买的新房。

当初被网友扒出的婚房原貌。

名下房产1.7亿

而目前这栋房子的价格已经约200亿韩元(约7000万令吉),足足翻倍增长!

宋钟基也一直被韩媒称为“演艺圈代表性的房产富翁”,名下的房产估计超过500亿韩元(约1.7亿令吉)。

这包括一套在首尔清潭洞的房子,价值约95亿韩元(约3300万令吉);在夏威夷也分别拥有价值150亿韩元(约5215万令吉)、27亿韩元(约938万令吉)的房产。

资料来源:《Money Today》

 

Categories品味

防弹少年团 全员现金买豪宅

2022年08月12日

还记得麦当劳,
曾推出紫色限量版套餐吗?

那就是本篇主人公 – 韩国人气天团 “防弹少年团”(BTS)和麦当劳的联名套餐“BTS MEAL”,在世界各地一推出就引来大批粉丝排队抢购。

不单是发行的单曲屡屡攻占世界各大排行榜,更是“带货王”,各行各业都要挂上BTS联名款,即使不哈韩追星,都对他们曾有耳闻。

2013年出道的七人组合BTS,也并非一开始就如此辉煌顺遂。

当时公司刚起步,七人就挤在韩国首尔的某间宿舍,来回公司奋斗着,如今赚得盆满钵满,全员纷纷置产换大屋!

BTS曾在真人秀综艺节目中公开宿舍面貌,七人就在约600平方英尺的二室一厅一卫浴的小宅中生活。

空间不大的卧室需要挤满七个人,成员们都需要蹑手蹑脚地活动。晒满了衣物用品的客厅是成员聚集用餐、日常活动的基地。

随着团体名气大涨,财源广进,2017年末全体搬入韩国首尔最贵的豪宅大楼之一 – Hannam THE HILL。

首尔最贵富人区

这座位于首尔汉南洞的豪宅单位,是响当当的高级富人区,依山势而建,隐秘性极高,四周不乏特色名店与美食,广受名流富商、明星艺人、政治人物等等的欢迎。

社区内设有豪华设施,无论是SPA、度假村风格的泳池、健身俱乐部等等一应俱全,非常方便。

 

BTS注重团体生活,但亦不忘投资置产。

成员金硕珍(Jin)与金南俊(RM)分别于2018和2019年在同一社区置产,全额现金买下Hannam THE HILL面积约3000平方英尺的房子。

根据其中一款户型建案图,一入门就有通往大厅或二楼的阶梯,两侧是大面积的收纳橱柜。

大厅以挑高的屋梁和落地窗显得非常宽敞,在奢华的水晶吊灯点缀下更显气势。

走出阳台即能欣赏美景透透气,社区公园小道环境清幽,尤其适逢冬季的雪景更显得浪漫无比。

据悉,他俩分别在隔年便转售单位,Jin随后两度出手购置同一项目的两套房,而RM则另外物色了新项目。

RM和另一队友朴智旻(Jimin)皆相中了同一社区的NINE ONE Hannam豪华公寓单位,与GD权志龙、RAIN、李钟硕等知名艺人当邻居!

地势更高的豪宅可从家中远眺南山塔景观,楼下社区引进了高级餐厅和设施,如私人宴厅、休息室、健身房等等,甚至还有客房提供给需要住宿的来访宾客。

其中还有专用停车场,出入管制更严厉,对于追求隐私的名人正合适。

根据韩媒报道,他俩的户型一共有4间卧室、书房、客厅、用餐区和厨房、多用途起居室,而RM选购的户型则附加了阳台。

除了高档的NINE ONE Hannam,Jimin早已出手购入一套位于首尔瑞草区盘浦洞的“盘浦住宅公社1园区”公寓,当时价值高达40.8亿韩元(约1397万令吉)。

此处是首尔具有代表性的重建公寓,附近围绕着地铁站、中小学校区和汉江,生活机能佳,未来发展潜能备受看好。

低调的观景豪宅

聚集了许多外国人和名流的汉南洞,有一处隐藏豪宅区,既是名声响亮的“UN Village”,也是BTS成员闵玧其(SUGA)购置的房产。

这个社区的特色之一,就是只有一个出入口、道路小,但登高即可观赏一整片汉江景色。

白天是低调的豪宅,四周环境清幽,但入夜后灯火通明更具魅力。

邻近汉江的单位有超棒的观景视野,或许还需要面临附近大道的汽车和捷运的嘈杂声以及粉尘的问题,但无论如何都是梦寐以求的住宅呀!

除了汉南洞,还有一处绿林中的豪宅大楼亦深受名人喜爱,BTS成员郑号锡(J-hope)和田柾国(JungKook)便是其中之一。

私密性超强的“五星级”豪宅

一共4栋大楼的“首尔林Trimage”高级公寓仅有688户,密集度低。前有汉江,后有首尔林公园,附近则有百货商场、餐厅等商圈,地理位置优越。

进入大厦,大堂布置跟五星酒店相比也不遑多让,十分大气。

虽说这栋大楼聚集了不少明星艺人,随时有偶遇的可能性,但大楼内装置了两套高速电梯系统在运作,每一套系统有4部电梯,服务每层楼的5个住户,不仅迅速省时,还有一定的隐秘性。

客厅非常敞亮,极具现代感的装潢风格,还能将落地窗外的汉江美景尽收眼底。

首尔林Trimage以酒店式服务公寓闻名,为住户提供早餐、访问清扫等服务,当然也有商务休息室、咖啡厅、桑拿等便利设施。

喜爱户外运动的住户,除了能在漂亮宜人的庭院散步或游泳,公寓前还有特设的通道通往汉江骑自行车。

据悉,田柾国已转售Trimage的单位,并在梨泰院富人区购入一座独栋2层豪宅,与财阀们做邻居。

眺望汉江的欧式公寓

而BTS成员金泰亨(V)相中的SK Apelbaum高级公寓,坐落于首尔主要商业地区之一的三成洞,颇有欧式典雅之美。

当初他以全现金付款51亿韩元(约1747万令吉)购入,跟其他成员们一样出手超阔绰!

SK Apelbaum一栋仅有17户单位,不怕吵杂。虽然无法窥探真正的室内装潢,但能通过建案图看出它的美丽与奢华。

窗外既可远眺汉江,而且交通四通八达,连著名演员李秉宪和张东健亦曾是这里的住客。

多年来一直努力进行团体活动的BTS,可谓苦尽甘来,如今已是“Young & Rich”的最佳代表!

即便突然宣布往后将以成员个人活动为主的消息引起粉丝不舍,但无论如何,期许他们未来能以更多音乐作品带给大家惊喜!

资料 & 图片来源:91Hannam、The Hill、Trimage、搜狐

 

Categories趋势

韩国首尔公寓,价量齐大跌!

2022年08月4日

首尔房价大跌,
当地人能负担得起了吗?

韩国房价一直高居不下,尤其是首尔的房价简直是“寸土寸金”,高房价更是多个政府都难以解决的民生问题。

如今,韩国央行跟随全球多轮升息,正在快速刺破这些泡沫。

韩国数据显示,首尔公寓的价格创下26个月以来的最大跌幅,6月的成交量更是按年大跌73%。

截至6月27日,首尔整体房价比年初低了0.19%。而在过去5年里,首尔的房价上涨了一倍多。

韩国央行跟随全球多轮升息,首尔公寓的价格创下26个月以来最大跌幅。

随着房价再跌,租金价格也受影响。韩国最大商业银行韩国国民银行的每月住宅统计数据显示,首尔公寓的平均全租价格从6月的6亿7792万韩元(约230万令吉),跌至7月的6亿7788亿韩元,是39个月来首次按月下跌。

全租是指租赁者不按月交纳租金,而是一次性交纳保证金的制度。保证金一般在房屋售价的60至80%之间,合约期内没有月租,期满后房东将保证金全额退还。

房贷压力大 违约风险增

不过,随着房贷利息越来越高,韩国房地产债务也面临重大的违约风险。

韩国央行很早就意识到该国的房价涨幅太快所带来的风险,因此在2021年8月就主动刺破泡沫,成为全球首个升息的央行,之后也不断出手升息。自首轮升息以来,已经累计升息2.25个百分点。

这也导致平均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到当前的5至6%,是9年多来的最高水平。

家债对GDP比例 全球最高之一

令人担忧的是,截至去年底,韩国家庭负债与可支配收入的比率,高达206%。今年首季,韩国家庭负债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更是104.3%,是全球最高之一。

韩国金融监管机构预计,一旦平均抵押贷款利率从目前的5至6%升到7%,拖欠贷款的人数可能增加50万至190万人。

由于韩国近四分之三的家庭财富与房地产有关,政府担心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可能会增加违约率,导致经济陷入金融危机。

资料来源:新浪财经、财经网

Categories品味

GD权志龙现金买房 收艺术品!

2022年07月25日

这位韩国歌手的财力,
能以现金购买限量的豪宅!

韩流天团BIG BANG队长G-DRAGON(权志龙,简称GD),凭借独特的创作才能与时尚感,在乐坛和国际时尚圈打滚多年,赚得盆满钵满。

近期带着新曲复出的GD,以深不可测的财力震惊网友。

引领音乐和时尚圈的 G-DRAGON 权志龙。

继2020年买下位于韩国首尔汉南洞的“NINE ONE HANNAM”豪宅公寓单位,相隔两年再以全现金付款164亿韩元(约5800万令吉),购入限量10户的其中一间顶层户,出手超阔绰!

这栋豪宅坐落在有美国比佛利山(Beverly Hills)之称的高档地段,隐秘性极高,低调但不失特色建筑与美食,还邻近音乐厅、剧院等文化空间,文艺又极具个性。

作为韩国最贵的地区之一,汉南洞一直是不少名流心中首选,当红艺人如PSY、防弹少年团(BTS)成员RM和朴智旻、李钟硕以及韩国政治人物等等,都是该区的邻居。

“NINE ONE HANNAM”的外观设计简洁,灰白色系的外墙配上整面落地玻璃,框起了一户户名人富商的住宅,错落有序,富有设计感。

高级公寓住区自然少不了豪华周全的公共设施,从基本的健身房、泳池、篮球场、酒吧、聚餐俱乐部、高尔夫球场等等,一应俱全。

若不想待在自家院子,下楼就有环境清幽又隐秘的花园供歇息、聊家常。

“NINE ONE HANNAM”最著名的特色之一,即是能从家中远眺南山塔景观,尤其不乏落地门窗,采光通透,更显空间感。

对艺术时尚嗅觉灵敏的GD,着装行头品味独特,动不动就引发时尚潮流卖断货,那么自住的豪宅装潢必然别具风格!

透过GD在社媒分享的日常照,总面积占3200平方尺的超级豪宅中,除了自家潮牌Peaceminusone的痕迹,尽是各式各样的艺术创作品,随手一件足以抵过常人的一套房!

在顶楼户外赏景透气溜小猫咪,还能欣赏限量版画作。

客厅里的家具摆设都是精挑细选,在昏黄照明下犹如进入复古时代。

不仅墙上挂的是以330万美金(约1466万令吉)竞标得来的Richard Prince名画《Millionaire Nurse》,客厅中圆润的黄色沙发,亦是法国名设计师Jean Royere经典之作,全球限量150套!

GD热爱艺术创作的心非常狂热,喜爱鲜明又强烈的色彩组合。以明亮色彩点缀的现代感饭厅,里头的吊灯、挂饰、桌椅都来自各国艺廊及设计名作。

饭厅内的长桌是由Valentin Loellmann工作室打造的手工作品,结合金属光泽和木材抛光后制成柔滑触感的餐桌。

配上法国建筑大师Jean Prouve的设计椅,多种颜色随机搭配,华丽不失雅致。

个人风格鲜明的GD也爱趣味性,日本著名当代艺术家奈良美智(Yoshitomo Nara)去年推出的“123 Drumming Girls by Yoshitomo Nara”系列公仔也加入收藏品的行列,一组就要约5000令吉。

享誉30余年的著名艺术大师George Condo,凭借大胆幽默的画风正中GD的取向,在苏富比拍卖会上斥资94万8000美元(约421万令吉)买下《Big John》画作收藏家中。

在GD无数的珍品中,还有一件艺术品吸引了众人目光。

这面来自意大利且价值上万美元的波浪镜《Ultrafragola Mirror》,正是时尚界名人如Karl Lagerfeld、Nicolas Ghesquière等争相收藏的艺术品之一。

镜子边框关灯时呈简约的白色,打开后的柔和光线,为整体空间增添了一层滤镜的梦幻感。

GD家中的每一区都如艺术宝库,相信日后还会释出更多惊喜,难怪曾被美国艺术杂志ARTnews选为“五十位最值得关注的艺术收藏家”之一。

普罗大众亦只能透过GD的社媒平台一点一滴发掘欣赏,也是让自己大开眼界、提升美感的管道之一吧!

 

资料&图片来源: 权志龙&设计师Instagram、91hannam官网、搜狐

 

Categories趋势

韩国房市 越调越失控

2021年12月3日

韩国年轻人的首尔噩梦-系列4(完)

居者有其屋,
是韩国政府难以达成的梦。

首尔房价,是韩国政府的痛。

还有半年任期的文在寅,公开表示在任期内无法压低房价,是最遗憾的事情;总统候选人的竞选宣言中,也不断着重对控制房市的承诺。

但首尔人已经被高房价压得喘不过气来,面对政治人物的种种声明,他们只想知道,为何房市调控,越调越失控?

首尔房价之高远非一日铸就。

根据澎拜新闻,为稳定房价,从金大中政府到现任的文在寅政府,无不使出浑身解数。在上台之初即承诺“居者有其屋”的文在寅政府,在这方面的施政力度尤甚。

从今年6月1日开始,韩国综合房产税税率上调至1.2%-6%。同时转让税税率也被调高,持有多套房的业主最高将承担65%到75%的税率。

政策失败 转嫁人民

但是,韩国政府根据房产的年度评估价,不是实际市场价值对土地和房屋征税,导致税收进一步上涨,人们的租房和购房成本提高,民众怨声载道。

还有韩国网民在社交平台称,政府政策失败,却将房价上涨的责任转嫁给民众。

韩国经济与社会政策智库LAB2050总执行长李元宰批评,文在寅政府最初房产政策的重点有误,对多套房持有者征税并引入贷款限制,旨在控制需求,但结果是抑制销售、挤压供应。

文在寅支持率下跌

但实际上,房产需求不太可控,因为人口不断涌向首尔。直到去年,政府才扭转政策方向,致力于解决住房供应问题。

韩国盖洛普今年7月的民调显示,在51%不支持文在寅的受访者中,房产政策失败被列为最大刺激因素。

一名要求匿名的韩国历史学专家点出:“韩国人投机购房已经丧失理智,政府越调越失控。现在房地产市场面临非常危险的状况,只要美国的利率提高一点,韩国将立马受到冲击。”。

5个暴涨期

他说,从上世纪60年代后半期至今,韩国房地产经历了5个暴涨期,住房问题还曾引发市民暴动。

从第一次到第四次暴涨期,通过房产投机获得的差价分别是20至30倍、5至6倍、2至4倍和2倍,回报率远高于同期的任何行业。

“韩国绝大部分人把住房视为增值财产的一种手段,而不是居住空间。”

超低利率推升房价

另一方面,首尔大学金融学助理教授金东范表示,近年韩国房地产市场过热最直接的原因是超低利率。

韩国央行2020年3月16日将基准利率从1.25%大幅下调至0.75%,后于5月28日再次下调至0.5%,直到今年8月底才结束连续15个月的历史最低基准利率宽松货币政策。

廉价资金助长楼市投机,推高房价,而韩国人在目睹房价极速上涨后认为“最终期限”很快就会到来,届时将负担不起房产,这种恐慌情绪的快速蔓延带来恶性循环,房地产投机进一步加剧首都圈人口和财富的集中度,加深社会两极分化。

相关报道:
首尔买房 比鱿鱼游戏更难
首尔房市 朱门酒肉臭!
你以为韩年轻人想逃离首尔?

Categories趋势

你以为韩年轻人想逃离首尔?

2021年12月3日

韩国年轻人的首尔噩梦-系列3

许多人总想着去首都发展,
韩国年轻人却只想远离首尔。

“一房难求”,已经是首尔的代名词。

文在寅政府自2017年5月就任以来,出台了25项房产政策,但仍然止不住首尔房价飙升的速度。

买房,已经是首尔年轻人的一个压力,如果不及早买房,终有一天会因为负担不起房租,而被迫离开首尔。

曾在首尔一家化妆品公司做销售的26岁崔艺珍对《澎湃新闻》说,3年前还坚定想要在首都逐梦的她,去年和男朋友终于忍不下去,回到了家乡釜山。

“离开首尔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她2019年做销售时,完全存不了钱,因为近一半的薪水都用来支付房租。虽然想着打拼几年薪水涨了就好,但冠病疫情来袭,她连续几个月被要求每周3天无薪休息,收入大减。

撑到去年8月时,她租的一居室租期到期,房东不愿续约,周边的房屋租金也突然大涨。

修正租赁法 却推高租金

这是因为去年7月时,韩国通过《租赁法》修正案,要求全租和月租房的房东一次上调租金的幅度不得超过房租金额的5%,以保护租客的权益。很多房东立刻上调年租金的起始价,全租房的房源也大幅减少。

在《租赁法》修正案实行的一年间,新租房屋的价格较续租价格上涨32%。

崔艺珍想起电影《寄生上流》,主角一家蜗居的半地下,房间散发着霉味,一下雨墙面就哗哗流水。

主角说的一句话在她耳边回响:“当你无处可去的时候,最终就会到这种地方。”

韩国房地产研究公司Real Today在11月初公布的数显示, 2020年有57.4万人搬离首尔,而今年前9个月就有43.4万人加入了“逃离”首尔的行列。

其中,20、30岁年龄层离开首尔的趋势最为明显。2020年底,首尔市人口自1988年以来首次跌破1000万人。

相关报道:
首尔买房 比鱿鱼游戏更难
首尔房市 朱门酒肉臭!
韩国房市 越调越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