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意见

高级签证,好过MM2H?

2022年10月9日

苏莱曼
Rahim & Co研究总监,ICVS、MRISM、MPEPS、FBVAM

 

如果你是外资,
MM2H和PVIP哪个适合你?

今年9月1日,内政部长宣布了一项名为大马高级签证计划(PVIP)的新签证计划,旨在吸引高净值的外国人、成功的商人和富人来马。

第一年的预定目标是吸引1000名参与者,许多人认为这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结果却可能被证明是错误的看法,因为内政部随后透露了,他们在启动PVIP计划的24小时内,就收到了2万份来自中介的申请。

由于作为大马首个投资居留计划的PVIP将于10月1日正式开放申请,这股热烈的反应是否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保持不变,仍有待观察。

PVIP与MM2H有何分别?

但在这预期的反应之前,有些人对现有的社交访问通行证计划,即马来西亚我的第二家园(MM2H)计划提出许多疑问:新的PVIP计划和最近修订的MM2H计划有何区别?这种以投资为主导的新举措,是否会为产业市场带来福音?

由于这项新计划刚宣布和推介,因此笔者在撰写此文章时,所能获取的信息有限。

目前,已公布参与计划的条件分别是,所有参与者必须证明每月有4万令吉或每年48万令吉的最低海外收入、拥有至少100万令吉的定期存款等。

此外,PVIP仅允许参与者从第二年起可以提款,而且出于健康、教育或房地产的目的,最多只能提取本金价值的50%。

有关申请也涉及须支付一次性参与费用,分别是每名申请人20万令吉及每名亲属10万令吉。

MM2H重启后条件严苛

更为国人熟悉的MM2H,曾于2020年8月暂停一年,并于2021年进行了延宕多时的重整。在当局公布修订后的MM2H版本,涉及更改有关标准和条规后,引发许多的批评和不认同。

许多人认为新版本的MM2H,将为参与者带来负担,而非张开双手欢迎新的参与者。

重启后的MM2H是由内政部旗下的移民局监管(之前是由旅游、艺术及文化部监管),其中一些修正后的条例,包括岸外收入从每月1万令吉大幅调高到4万令吉、50岁及以上申请者和50岁以下申请者的最低流动资本要求,分别从原本的35万令吉和50万令吉,提高到划一为150万令吉。

同时,50岁及以上申请者和50岁以下申请者的定期存款要求,分别从原本的15万令吉和30万令吉,调高到划一为100万令吉。另一项条规则是规定申请者每年必须都留在大马至少90天。

发展商将放眼吸引更多的外国高档买家,以及潜在外国投资者前来置产。

PVIP吸引外资居住和投资

如果把这2项计划进行对比,不免会注意到它们之间的某些相似之处,但在签证期限和在PVIP签证有效期内在大马学习或工作的许可方面存在明显差异。

尽管政府声明,PVIP旨在吸引富有的投资者和企业大亨在大马居住和投资,但似乎没有具体条款能确保PVIP参与者在获得20年签证后会这样做。

在房地产方面,这类措施有利于刺激产业市场,因为发展商将放眼吸引更多的外国高档买家,以及潜在外国投资者前来置产。

能提振住宅房市吗?

然而,PVIP比MM2H更长的签证期限,是否足以提高大马作为投资目的地的吸引力?尤其是当前这个后疫情时代,我们正面临新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让问题更复杂化。

若政府希望吸引更多外国投资者对来马置产,就需推广与产业相关的直接奖掖措施。

然而,这必须深思熟虑,以便保护本地市场免受外国投机者的侵害,特别是与其他国家相比,大马在外国人置产持有权方面的条件较为宽松。

一直以来,国内住宅领域高度依赖本地购屋者,而住宅买卖一直高占国内产业市场交易量约70至80%。我国各州为了保护本地购屋者,都对外国购屋者购买州内产业时施加特定条件和价格门槛。

尽管每个州属的外国人置产门槛不同,但大体上,外国人置产门槛是100万令吉。而外国人买卖大马房产的交易量,仅占国内住宅总成交量不到10%。

但这并不意味着,吸引更多外国人来马置产,不会带来任何好处。反之,基于国内产业滞销问题挥之不去,政府早前曾下调数个州属在特定时间内的产业售价门槛,以协助减少滞销产业数量。

有助清滞销库存

当然,这仅限于滞销的产业,包括主要为外国投资者和租户而建的服务式公寓和SOHO单位。

尽管吸引更多高净值潜在买家的策略,至今未见得在协助减少滞销产业方面起了显著的作用,但如果当局能在重启后的MM2H和新推出的PVIP提供更明确、更透明化的资讯,相信仍有助于在减少滞销产业方面发挥助力。

至今在通过吸引更多高净值潜在买家,减少滞销房屋方面没有显着改善,但若改进后的MM2H和新落实的PVIP提供更清楚、更透明的资讯,仍存有潜力。

在商用产业方面,基于办公和零售空间依然面临供过于求的问题,而过去2年多来的疫情令情况雪上加霜,诸如PVIP这类旨在吸引更多外国人来马投资置产,将大马打造为投资与商务目的地的努力,或将是产业领域的利好因素。

澳新借签证计划“谷”投资

尽管如此,迄今为止,PVIP计划所披露的信息和条件,都未能在任何程度上提供这样的保证。因为除了必须在大马持有100万令吉的定期存款,PVIP计划并未规定参与者必须在大马进行任何商务投资或设立新业务据点,这只是参与者的一项选择。

如果我们把本区域邻国类似的通过投资取得居留权计划来做比较,澳洲和新加坡的类似计划就很明确是由投资来驱动。

在澳洲,商务创新与投资计划下,有4种签证可供申请者作出选择。其中3种签证方案规定,参与者必须承诺投资至少250万澳元(约750万令吉)在一个合格的澳洲人管理投资基金,或是取得一家澳洲企业的拥有权。

在新加坡的全球商业投资者计划(GIP)计划下,申请者可从3项投资选择中作出抉择。

其中一项选择方案,是投资至少250万新元(约805.45万令吉)在一家现有或新公司、投资至少250万新元在一个投资新加坡公司的获批准基金,或是投资250万新元在新加坡设立一个单一家族理财办公室,并至少管理2亿新元(约6亿4436万令吉)的资产。

冀望有更明确指南

通过这类的规定,以及列出明确的投资或经商选择,这类通过投资计划取得居留权的计划,预料可带来的种种好处和结果,将会更明确。

尽管PVIP计划也许是因为还处于初步推介的阶段,导致其种种条规和规定显得不够明确,我们希望当局在该计划于今年10月正式开放申请后,将可以通过发布更多的相关信息,解决各方的各种顾虑。

我们希望当局可以在有关投资和商业决策方面的条规方面,提供明确的指南,好让PVIP计划本身和现有的MM2H计划有明确的区别。

PVIP是我国首个通过投资计划获取居留权的计划,而MM2H则是一项多次入境社交访问通行证计划,希望这两者之间有明确的区别,以对我国经济增长带来正面影响。

Categories意见

校正MM2H助经济复苏

2021年10月12日

苏莱曼
Rahim & Co研究总监

 

 

MM2H 2.0之所以引起热议,
是这个时间点公布不合时宜?

自内政部宣布暂停一年的马来西亚我的第二家园(MM2H)计划重启(以下简称MM2H 2.0)至今已有两个月,新条款出台以来,引发了市场的反弹和诸多非议。

市场普遍不认同MM2H 2.0的各项新门槛和条款;其中一些人更强烈建议政府检讨有关新门槛和条款,因为这些新门槛和条款被视为更多的是阻遏,而非欢迎外国人。

作为刺激外国人和买家在我国投资的其中一项措施,去年8月被搁置的MM2H获得重启,市场当然无任欢迎,但整体而言,新门槛和条款突然大幅度提高MM2H参与者的财务条件要求,而他们可享有的利益却相应减少,无疑令市场感到沮丧。

尽管如此大幅度收紧门槛和条件的做法,招致更多的是批评和非议,而非支持。但内政部已出面澄清,政府此举是为了吸引那些有财务能力对我国经济作出正面贡献的优质参与者,而非让外国人可轻易入境我国进行一些我们不要的活动,因此此举也能加强国家的各项安全措施。

MM2H转由移民局监管

MM2H过去是由旅游、艺术和文化部管辖,但如今已转由内政部属下的移民局负责监管。修订后的MM2H 2.0新门槛和条款,包括将参与者的每月海外收入从之前的1万令吉大幅调高至4万令吉、最低流动资产要求从35万令吉(50岁及以上的申请者)和50万令吉(50岁以下申请者)提高至150万令吉、定期存款要求从15万令吉(50岁及以上申请者)和30万令吉(50岁以下申请者)提高至100万令吉,以及每年最少逗留在大马90天。

从房地产的角度来看,吸引高价值参与者的目的,有利于以高档买家为客户目标群的发展商和房地产投资者,但考虑到当前充满挑战的经济情况,这种调整幅度是否合理?

更友善MM2H计划解房屋滞销

自2011年各产业领域总成交量达到43万零403单位的高峰以来,整体上,大马产业市场已经历了一段相当长时间的谷底。好不容易到了2019年,产业总成交量按年增长4.8%,达到32万8647单位,涉及总值1414亿令吉,当时市场无不期望2020年会持续这股复苏走势。但不幸的是,一场2019冠状病毒病疫情席卷全球,本地产业市场再度遭遇重挫,去年总交易量只有29万5968单位,涉及总值1190亿7000万令吉,写下2007年以来的新低。

限买已竣工房屋

尽管大马是对外国人拥屋条款方面较为宽松的其中一个国家,但房产或住宅领域传统上高度依赖本地购屋者,而非外国买家。但当我们着眼于解决长期悬而未决的滞销问题时,市场呼吁当局实行更友善的MM2H条款,包括允许外国人在特定期限内,在特定地区以特殊条款和修订后的价格门槛,购买这些已竣工的单位。此举可以在保护本地市场免受外国投机者炒作牟利和确保各方获得平等机会购买价格可负担的房屋。随着一些州属已调整滞销单位的售价门槛,提高资金充裕的潜在外国买家在本地产业市场的参与,某个程度上有助于减少国内滞销房产现象,尽管这并非可协助减少滞销单位的唯一因素。

参与MM2H 中韩日居前3名

若单从参与人数的角度来看,根据总审计署9月28日公布的2019第二系列审计报告,从2002年起直到2019年9月,共有4万8471名外国人获准参与MM2H。首3名分别是中国(占总数32.8%)、日本(10.6%)和孟加拉(8.9%)。但在这19年内,真正最活跃的时期是2015年至2019年9月,共有2万1292名外国人获准参与MM2H,这占了该计划开跑以来总参与人数的43.9%。若以来源国排名,前3名分别是中国(45.3%)、韩国(10.1%)和日本(7.2%)。

有宣扬大马作用

不过,同一个时期MM2H参与者在大马购买的房屋只有3398单位,涉及总值44亿1000万令吉。若和该5年内大马住宅领域合共104万单位的交易量相比,这个数目其实是微不足道。

因此,MM2H或许没有对大马整体产业市场作出显著和直接的贡献,但进一步看,其影响更集中在特定的高知名度发展地区,而这刺激了整体市场的信心和兴趣。而且,该计划的经济效益不能仅从特定的经济领域来下定论,而是需要更全面看待。有关经济效益概况各个层面,例如国际学校和教育领域、医疗保健领域、文化多元化的经济效益、饮食业,以及零售与服务业。MM2H参与者扮演的一个显著却被低估的角色,是间接或口耳相传中发挥对外宣扬大马的作用,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为潜在投资者和外国企业在大马境内设立和扩展业务提供非官方的见证。

因此,尽管各方经常援引MM2H对产业领域的贡献,呼吁当局检讨MM2H 2.0的门槛和条款,但真正的原因远远不仅于此。一般人的印象是MM2H自2002年实行以来不曾修改,但事实刚好相反,它其实曾进行一些微幅的修正,但校正幅度不如重启和修正后的版本般显著。

新条款不合时宜

MM2H 2.0之所以引起热议,各方也积极提出本身看法和建议,归根结底,是这个时间点公布不合时宜,以及在本文截稿时,其条款指南仍然不甚明确,尤其是针对MM2H现有参与者将以个案处理方式,个别评估他们是否仍符合参与资格。

就时机的问题,它确实令人感觉过于苛刻或冷漠无情,因为经历将近2年的疫情洗礼后,大马以至全球各国仍在努力稳住阵脚。那些失业或因企业倒闭而丢失饭碗,包括仍处于困境的人,仍在努力维持生计。

更甚的是,那些参与MM2H的外国人赫然发现,自己将来更新MM2H签证时,必须符合最新的更高收入与储蓄条件。尤其是那些退休人士,手上的财务资源或更为有限,难以符合最新条例。

MM2H 2.0新条款的批评者来自各方,包括现有MM2H参与者,他们当中有许多人已表明很可能将退出参与MM2H,尽管这是一个无可奈何的决定。他们也要求当局收回成命,进一步矫正MM2H 2.0的各项新门槛和条款。基于全球各国在吸引国内外投资者,以重振经济方面的竞争愈发激烈,我们希望当局能进一步校正MM2H 2.0,以协助大马经济复苏。

(编按:内政部长拿督斯里韩沙再努丁上周二(5日)在国会下议院代表部门总结第12大马计划时,向现有的MM2H签证持有者保证,他们只需遵守政府在新版MM2H 列出10大新条件的其中两个新条件,即申请者一年必须在大马居住至少90天以及证件收费(fi pas)从每年90令吉提高至500令吉。)

Categories趋势

重量级人物 批MM2H太苛刻

2021年09月1日

MM2H新规,
竟没好评?

政府上月宣布重启马来西亚我的第二家园计划(MM2H),并拟定了新的门槛,却无一例外遭市场人士批评太过苛刻了!

近期又有重量级人物批评,那就是柔佛苏丹依布拉欣陛下。

他再面簿专页上,谕令政府立即重新检讨与修改,建议政府恢复原本的门槛,以免重挫外国人来马投资的兴趣,或迫使现有的MM2H签证持有人逃离我国,反倒令我国流失大量收入。

“重新评估原来的计划,本来是为了让事情变得更好,但新版的条件只会把投资者和游客赶出马来西亚。”

“这非常令人失望,特别是对柔佛州,因为柔州与新加坡及狮城人有着源远流长的交情,新版计划的要求将促使狮城人放弃在柔州的投资。”

自MM2H在2002年开跑以来,只有5万7478名外国人获得了MM2H长期签证,直到计划在2018年9月停止。

其中,被认为最苛刻的门槛,就是外国人必须依据各自的年龄,证明自己拥有价值50万令吉至150万令吉的流动资产,同时还必须拥有每月至少4万令吉的海外收入。

而且,新的MM2H签证的有效期也只有5年,而不是以前的10年。

吴添泉

华总:有者考虑放弃MM2H

近期另一位认为新版MM2H太严苛的,是华总会长丹斯里吴添泉。

他发文告透露,华总接获不少MM2H顾问或中介公司,以及参与者反映该计划申请条件过于严苛,还有者考虑再拘留期限届满后放弃MM2H的身份,转向其他条件更具吸引力的国家。

他指出,目前有逾5万人参与第二家园计划,在这些定居和申请者当中,多数是海外精英公民,其中不乏在职或退休的公司及专业领域高管与专业人士。

“政府应通过更优惠的政策,甚至可考虑推出奖掖计划挽留现有者,同时吸引新来者,协助带动我国的疫后经济,尽快复苏。“

10建议改善门槛

华总也向政府提出10项建议,以改善MM2H的门槛:

  1. 新内阁应尽速检讨重启条件,尤其是通过旅游、艺术及文化部,内政部以及业界团体代表,集思广益,寻求多赢。
  2. 申请者的收入、定存与流动资产数额,应根据不同年龄层给予弹性,例如35岁至49岁主申请者,仍须承担子女教育费等负担,应有所放宽。
  3. 申请者的海外收入和流动资产等,也应根据主申请者的全职、关退休或退休年龄层弹性调整。
  4. 若现有参与者或申请者因冠病疫情而面对待业或收入减少,应获得额外考量而放宽。
  5. 每月收入、定存、流动资产、签证费、新增手续费等都太高或甚至倍增,应重新检讨至合理水平。
  6. 重新检讨申请者1年必须逗留我国至少90天的条件,尤其是对从事国际业务高层主管而言,此限制过长,应减少或归纳主申请者和在马家属成员一起计算。
  7. 一些参与者在我国已定居超过10年,在我国的第二家园也是其“退休家园”,这些退休者应豁免“海外收入”或“月收入”等相关条款。
  8. 应比较其他东盟国家,尤其邻国的类似计划条件,不应制定比这些国家更高的门槛,导致有意申请者转移目标,同时失去竞争力。
  9. 关注与重视现有参与者对新条件和新门槛的反馈。
  10. 应关注MM2H对我国房产市场的影响,一旦参与者放弃我国,将出现脱售现象,同时,新条件不吸引新申请者情况下,也将对低迷的产业市场带来或多或少的打击,其他受影响的还包括汽车、医疗、教育和消费多个领域,影响国内生产总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