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趋势

地点不好,可负担屋滞销

2022年03月26日

兴建可负担屋,
政府更适合!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学院(REHDA Institute)主席拿督黄忠立指出,该学院的《房屋前瞻:了解成本和可持续价格》调查显示,政府是发展社会房屋项目的最好人选。

他解释,这是因为市场上有25%的滞销屋是可负担屋,因为所处地点没有公共交通,所以中低收入群体的购买意愿也不高。

但政府旗下有负责公共交通建设的机构,比如说国家基建公司(Prasarana),拥有许多土地,可以协助政府兴建可负担屋。

该学院建议,由发展商贡献1至2%的发展总值(GDV),交由政府来兴建社会房屋。

私人界的发展商可以根据自由市场兴建房屋,一并解决房屋滞销的问题。

《房屋前瞻:了解成本和可持续价格》报告指出,由于发展商必须兴建一定数量的可负担房屋,甚至使到一些售价30万令吉或以下房屋面对滞销问题。

推介礼出席者包括大马房地产发展商会(REHDA)代主席拿督童银坤、大马房地产发展商会学院信托人拿督黄腾亮、拿督慕扎达查、程文林、REHDA雪州分会会长拿督何汉生等。

相关新闻:

 

Categories趋势

土著固打制 应可适时释放

2022年03月26日

保留给土著的房屋,
多年卖不出应释放。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学院(REHDA Institute)主席拿督黄忠立呼吁政府,针对土著房屋固打制设定一项机制,允许发展商释放长年卖不出的土著房屋。

他出席该学院的《房屋前瞻:了解成本和可持续价格》报告推介礼时指出,政府可以保留这项政策,但应设立一个标准且透明的土著房屋释放机制,让发展商释放卖不出的房屋。

报告指出,截至2020年6月,接受调查的136家发展商中,共有6121个土著保留单位,这意味着占用 38 亿令吉的资源和 46 亿令吉的存置成本。

黄忠立指出,州属之间也设有不同的释放机制,一些发展商手上的土著保留单位已经超过5年都卖不出去。

“若发展商长时间持有无法脱售的土著房屋,矢必影响未来的购屋者。”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学院领导层推介“房屋前瞻:了解成本和可持续价格”报告,左起为程文林、黄腾亮、黄忠立、童银坤、慕扎达查及何汉生。

推介礼出席者包括大马房地产发展商会(REHDA)代主席拿督童银坤、大马房地产发展商会学院信托人拿督黄腾亮、拿督慕扎达查、程文林、REHDA雪州分会会长拿督何汉生等。

相关新闻:

 

Categories趋势

要降房价? 政府先降合规成本吧

2022年03月25日

合规成本,
是发展商的痛……

马来西亚房地产发展商会学院(REHDA Institute)推出了《房屋前瞻:了解成本和可持续价格》报告,恰恰正值国内对于国人买不起房而掀起的种种争执。

这份报告指出,由于经济、市场及通货膨胀因素,土地及其他发展成本如建材、劳动力、资金成本及其他营运成本在未来几年将持续增加。

该学院提出了14项建议,认为只要落实五成的建议,即可有效降低房屋价格。

REHDA Institute主席拿督黄忠立在记者会上指出,要想让房屋价格处于可持续的水平,那就请政府控制合规成本(Compliance Cost)。

所谓的合规成本,是指一个发展商项目,需要符合各种政策、准则、指南和条规而花费的开销,涵盖了给予资本的成本,包括土地转换溢价、各种缴款、各种基建服务基金、公用事业开发费、污水处理款项,以及贡献道路基建升级等。

4大合规成本问题

这份报告中强调了4项合规成本问题,包括过度监管增加发展商成本却没有为房屋增值、“过分热心”的规划缩小了发展商可售卖的土地、交叉补贴造成价格扭曲,还有冗长的审批过程造成高昂成本,并产生不确定性。

当建筑成本占发展总值约50至60%时,合规成本的占比也高居不下。若大型发展商进行城镇发展项目,合规成本占总成本的16至25%。

而且,这个合规成本逐年增长,比20年前高出许多了。

在90年代,发展商必须拨出40%总发展面积的土地作为公共设施用途,如今则增至近60%。

“这意味着在100英亩的开发项目中,发展损失额外的20英亩可出售土地,导致剩余 40%土地作为建屋用途,促使每单位的土地成本增加。”

REHDA Institute主席拿督黄忠立。

为他人做嫁衣?

黄忠立指出,发展商现在已经把公共设施的土地比例从40%扩大到60%,包括为公用事业公司如国家能源、英达丽水等兴建基础建设,但过后却由这些公司收取费用,是不公平的做法。

在他看来,政府全权控制官联公司,是否要控制合规成本,这胥视国家领袖的政治意愿,而不是在实施新合规成本后,却期望发展商降低屋价。

他也呼吁政府,应该与发展商和非政府组织(NGO)合作,更好地了解合规成本是如何推高房价,在实施任何新的合规成本前,应该要和所有利益相关者讨论,确保所要求的费用不会影响房价。

“发展商过去多年都尽量吸纳增加的建屋成本,一旦发展商不能吸纳,将转嫁给购屋者,进而导致屋价上涨。”

希盟曾考虑降低

过去,发展商频频呼吁政府降低合规成本。希盟政府曾经表示,会考虑降低可负担屋发展项目的合规成本,但在2020年政权再次更迭时,这讨论又被推后。

黄忠立以澳洲为例,当地房屋供应有限,但需求很高,所以房价上涨;但在马来西亚不缺供应,需求稳定,而房价略有下降。

“人们不禁要问,为何与澳洲相比,我们会有负担能力的问题。我国有很多滞销的屋子是在30万令吉以下。到底造成今天这情况的真正结构性问题是什么?如果我们能够了解根本原因,那就能摆脱持续多年的困境。”

黄忠立说,大马房地产发展商会学院将提呈报告给房屋及地方政府部、各州大臣及首长、市长及地方当局,必要时会与房政部长会面,汇报有关调查结果。

推介礼出席者包括大马房地产发展商会(REHDA)代主席拿督童银坤、大马房地产发展商会学院信托人拿督黄腾亮、拿督慕扎达查、程文林、REHDA雪州分会会长拿督何汉生等。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