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ies趋势

首尔拟禁寄生上流半地下公寓

2022年08月13日

《寄生上流》中的半地下公寓,
见证了韩国悬殊的贫富差距。

荣获奥斯卡金像奖最佳电影的韩国电影《寄生上流》(Parasite)一家四口中挤在首尔的半地下公寓,租金低廉、居住环境却极为恶劣!同时也展现出首尔贫富差距的情况。

《寄生上流》的故事并非只存在电影内。在寸土寸金、难以负担房价甚至是房屋租金的许多首尔人士,真的就住在如此恶劣的住宅中。

截至2020年的官方数据,首尔约有20万户半地下公寓,也就是说这个韩国首都中,有5%的家庭是住在地下室。

不过,首尔政府宣布,未来将逐步淘汰这类住宅,因为本月8日的豪雨造成一名13岁的女孩、40多岁的母亲,以及有肢体障碍的阿姨,因为受困在淹水的半地下室公寓,最终不幸丧生。

这场豪雨的惊人雨量,创下韩国115年气象观测史上最高的记录。

韩国首尔近来发生严重暴雨导致多处水灾。

修法要求改建 不可再作为住宅

报道指出,洪水汹涌流到楼梯,导致这三人无法推开唯一的门;邻居们曾帮助拨打求救电话,但当时实在太多受灾户求救,因为电话并未接通。有两名男子尝试通过窗户营救,却被防盗钢栅栏挡住。

为此,首尔政府宣布,从本周开始,将不再发放这类房屋的建造许可证,并会逐步改造现有的公寓。同时,会和政府讨论修改法规,完全禁止地下室或半地下室空间作为住宅用途。

半地下室敌不过暴雨,导致受害者们推不开唯一的门而意外死亡。

首尔市将给予这类公寓的屋主20年时间,转化为非居住用途,也改建成仓库或停车场。当局也将协助目前的低收入住户搬迁至公共住宅。

资料来源:奇摩新闻、中央社

相关新闻:

 

Categories趋势

韩国首尔公寓,价量齐大跌!

2022年08月4日

首尔房价大跌,
当地人能负担得起了吗?

韩国房价一直高居不下,尤其是首尔的房价简直是“寸土寸金”,高房价更是多个政府都难以解决的民生问题。

如今,韩国央行跟随全球多轮升息,正在快速刺破这些泡沫。

韩国数据显示,首尔公寓的价格创下26个月以来的最大跌幅,6月的成交量更是按年大跌73%。

截至6月27日,首尔整体房价比年初低了0.19%。而在过去5年里,首尔的房价上涨了一倍多。

韩国央行跟随全球多轮升息,首尔公寓的价格创下26个月以来最大跌幅。

随着房价再跌,租金价格也受影响。韩国最大商业银行韩国国民银行的每月住宅统计数据显示,首尔公寓的平均全租价格从6月的6亿7792万韩元(约230万令吉),跌至7月的6亿7788亿韩元,是39个月来首次按月下跌。

全租是指租赁者不按月交纳租金,而是一次性交纳保证金的制度。保证金一般在房屋售价的60至80%之间,合约期内没有月租,期满后房东将保证金全额退还。

房贷压力大 违约风险增

不过,随着房贷利息越来越高,韩国房地产债务也面临重大的违约风险。

韩国央行很早就意识到该国的房价涨幅太快所带来的风险,因此在2021年8月就主动刺破泡沫,成为全球首个升息的央行,之后也不断出手升息。自首轮升息以来,已经累计升息2.25个百分点。

这也导致平均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到当前的5至6%,是9年多来的最高水平。

家债对GDP比例 全球最高之一

令人担忧的是,截至去年底,韩国家庭负债与可支配收入的比率,高达206%。今年首季,韩国家庭负债对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更是104.3%,是全球最高之一。

韩国金融监管机构预计,一旦平均抵押贷款利率从目前的5至6%升到7%,拖欠贷款的人数可能增加50万至190万人。

由于韩国近四分之三的家庭财富与房地产有关,政府担心抵押贷款利率上升可能会增加违约率,导致经济陷入金融危机。

资料来源:新浪财经、财经网

Categories趋势

韩国换总统 高房价依然是痛

2022年05月12日

文在寅在位5年,
韩国房价只涨不降。

韩国前总统文在寅在5月9日发表卸任演说,宣告“文在寅时代”落幕。

韩国总统只有5年任期,而且不能继任。那在文在寅的任期时,他的成绩单如何?

根据《第一财经》的报道,文在寅在这5年中,有3年经历冠病疫情的考验,打造了韩国的防疫体系,并在出口方面有亮眼成绩。对外,南北关系改善、获联合国定义为“发达国家”,扩大韩国在国际社会的影响力。

但是,高居不下的房价,绝对是文在寅在任时期最大的“痛点”,甚至被视为左右总统大选成绩的要因,将年轻选票推向保守阵营。

想让中下层民众更富有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亚太研究所助理研究员李旻点出,文在寅一直想要推动一个“更加公平、公正的韩国”,建立收入主导型的经济模式,让中下层民众可以有更大财富,但效果不是很理想。

“包括在民众颇为关注的房地产政策方面也有激进、不合理的一面,造成的后果便是当前韩国民众,尤其是年轻群体想要购房愈发困难。”

自文在寅上台,直到2021年底,韩国政府共出台了25轮的楼市调控政策,却一直无法抑制房价攀升。

韩国前总统文在寅(左)与新任总统尹锡悦(右)。

房价翻倍

韩国国民银行数据显示,在文在寅就任总统的2017年5月,在首都首尔购买一套公寓的平均价格为6.07亿韩元(约210万令吉);而到2021年10月,这一均价达到12.1亿韩元(约420万令吉)。

文在寅甚至通过电视节目,对楼市政策不到位向国民道歉。

首尔科学综合研究生院大学主任教授黄菲指出,尽管文在寅下定决心管控房价,但一系列“史上最严格、最多楼市调控政策”,却事与愿违。

“在全球多国经济体通过量宽来抗击疫情的特殊背景下,却不得不面对房价‘越严越涨’的尴尬局面。”

在房地产政策的失败,不仅导致政权交替,也衍生许多社会问题,包括年轻人买房负担更大、少子化老龄化问题难解决等。

这房价问题如何解决,就看新一任总统尹锡悦如何出招了。

资料来源:新浪财经、第一财经

相关新闻:

 

Categories趋势

韩国年轻富豪 也爱买房

2022年04月22日

购买房地产,
始终是富人首选!

韩国一项问卷调查显示,年轻富豪们虽然对各种理财投资工具的态度更开放,但有点和年龄大些的富豪相同,那就是始终会买房子来增值。

韩联社报道,韩亚银行旗下韩亚金融经营研究所委托民调机构Korea Research,针对1952名金融资产超过10亿韩元(约340万令吉)的富人们进行调查。

这项调查用年龄将受访者分为两派,20至49岁的131人,列为“新富”,而50岁以上的577人,被列为“老贵”。

调查显示,新富的人均资产位66亿韩元(约2300万令吉),在他们的资产中,房地产占了60%,和老贵差不多一样。

新富群体名下房产平均1.7套,居住地区多为首尔江南3区(37%)、京畿道(21%)、江南3区以外的首尔地区(19%)。

除了房地产,新富们还有25%的资产是来自股票。有21%的新富正在投资虚拟资产,比重高于老贵群体的5%。

新富靠创意赚钱

此外,有47%的新富,有意投资在艺术作品、姻缘、NFT(不可替代代币)等新投资工具。

这些年轻富豪的收入来源主要是劳动收入(45%),其后是事业收入(23%)、继承和赠与(18%)、财产性收入(15%)等。

从职业类型来看,公司白领(30%)最多,其次是从事医疗·法律等专门化专业(20%)、个体户(15%)、企业高管(10%)。

韩亚金融经营研究所首席研究员黄宣景(音)分析,如果说老贵靠劳动力积累财富,那么新富多靠创意赚钱,今后投资资本将会流入到新富关心的领域。

 

Categories趋势

韩60%“中壮年” 无房产

2021年12月22日

打拼了大半辈子,
却还是买不到一间屋……

韩国统计局发布最新的“2020年中壮年行政统计”资料显示,每10名中壮年中,就有6人没有任何房产。

所谓的中壮年,是介于40至64岁的成年人,截至去年11月,中壮年人口占韩国总人口的40.1%。

其中,有收入的中壮年占76.4%,平均收入按年增加3.8%,达3692万韩元(约13.03万令吉)。

不过,这些中壮年中只有43.1%名下有房产,年龄越大,有房者的比重就越高。从数据来看,贷款买房者居多。

中壮年家庭共1323.6万户,占家庭总数的63.2%。其中二人家庭最多,占27.7%。从住房形态来看,公寓最多,占56.7%。

Categories趋势

近半市场房价涨逾10%马近垫底

2021年12月15日

我国房市自年初以来,
几乎一直维持在房价指数榜末。

冠病疫情浓罩,但多国房市其实力度十足,房价涨了再涨,约半市场上扬超过10%,有些还写10年来最大涨幅,只是我国却是逆市而行。

全球房价都是涨声四起,根据英国房产顾问公司莱坊(Knight Frank)刚发布的2021年第3季《全球房价指数》(Global House Price Index)报告,全球房价平均上扬9.4%,比第2季又增加0.2%。

莱坊调研全球56个主要国家和地区的房价,当中48%的市场,房价按年增超过10%。

当中,土耳其房价惊人的按年增长了35.5%,稳坐榜首,紧接的是韩国26.4%和纽西兰21.9%。

根据报告,我国房价含通货膨涨是萎缩0.7%,排在第二最差的位置,只比垫底的摩洛哥负2.7%好,就连印度也有1%增长。

邻国新加坡上扬7.5%,香港和中国分别攀升3.8%和3.2%,日本则更胜一筹,上升8.9%。

其他大家较熟悉的美国涨幅18.7%、加拿大17.3%、德国12.5%、英国11.8%。

事实上,我国自年初以来,几乎一直维持在榜末。

根据这份报告,扣除通膨的话,我国房价下跌了2.9%,排44位。

近2年来,各国拼命量化和印钞票救市,同步推高通膨大爆发,因此莱坊这次的报告也特地列出含通膨和实际增长来做对比。

例如土耳其的35.5%涨幅,扣除通膨影响,实际是上扬15.9%,而排名也下滑到第4。

若以扣除通膨影响来看,韩国房价反而是实际增长最高的,达23.9%,之后是瑞典17.8%和纽西兰的17.0%。

另外,近年房价直升且引起政府连番出手严打炒作的台湾,第3季房价扣除通膨率的话,房价增长6.9%,排23名;撇开通膨则位居全球第30名。

纽西兰、英国和美国等房市,行情几乎随着疫情同步喷发。

莱坊国际住宅主管Kate Everett-Allen表示,明年房价预计还是向上,但受到升息、加税和可负担能力等压抑,有18个国家走势已经趋缓,估计房价已到高峰。

Categories趋势

可以住人的“水上飘” 无惧台风

2021年12月12日

未来,既可住在火星,
也可住在飘浮城市?

在1995年好莱坞电影《未来水世界》中,海水淹没地球所有大陆,幸存下来的人,只能聚居在用废铁烂船堆砌而成的浮动社区。

虽然是科幻片的桥段,但气候暖化已是不可逆转的事实,冰川加速融化,低洼陆地也在静悄悄地消失,难保哪天陆地只能留在记忆中。

专家团队,从环保科学家到建筑师和工程师,多年来一直在研究如何打造可以安全生活,不受洪水或陆沉影响的宜居环境。

OCEANIX City 位于平静、避开台风的水域,将为漂浮城市的居民提供可持续及可扩展的生活环境。

如今,韩国跨出第一步,11月中宣布支持联合国的创举,要打造全球首个宜居的飘浮城市。

这个“水上飘”可以防洪,免受像洪水或海啸等因气候暖化引起的天灾,甚至可抵御5级台风。

电动汽车运送人员从最近的海岸到漂浮城市。

釜山试行2025年可落成

由联合国人类居住区规划署(也称UN-Habitat)和OCEANIX合作的项目,试点选址釜山市,浮城原型最快在2025年落成。

据OCEANIX官网介绍,浮城整体占地75公顷,由多个六角形岛屿组成,估计可容纳一万人。

“浮城通过科技可以生产所需的能源、食物和淡水,达到自给自足的永续概念。”

社交、娱乐和商业都集中在避开台风的内港周围。

这里每2公顷可住300人,6个小社区连接一起,可打造出一个更大且受保护的中央港口,或相等于12公顷的村落,约可住1650人。

外媒引述该公司联合创始人Itai Madamombe的话报道,这个浮城具有防洪功能,可以随着海平面升降,具体建设方案估计明年4月就可定案。

“这项目耗资约2亿美元(约8.5万令吉),需耗时3年左右落成原型。”

各国居民可在热闹的公共领域聚集、工作和玩乐。

先在地上建好建筑

釜山市沿海,是打造浮城的最佳地点,联合国和OCEANIX皆希望,这个试点计划成功后,可以成为其他沿海城市参考或借镜。

据OCEANIX官网资料介绍,浮城的建筑可先在陆地上建好,建竣后再拖到选址处。

观景台提供舒适的休闲空间。
居民在阳光充足的户外农场种植农作物。

据统计,约一半人口生活在沿海一带,但因为海平面上升,越来越多沿海城市面临陆侵的问题。

建造浮城便可解决宜居地变小的问题,更重要的是租赁海面成本应该比租用陆便宜。

据悉,OCEANIX目前也在和约10个地区探讨建造更多可居住的“水上飘”。

另外,釜山市正在申办2030年世博会,政府也希望搭配这个有绰头的永续浮城,可增加吸引力。

海底下的浮礁、海藻、牡蛎、贻贝、扇贝和蛤蜊加速生态系统再生。

图片:oceanix

Categories趋势

韩国房市 越调越失控

2021年12月3日

韩国年轻人的首尔噩梦-系列4(完)

居者有其屋,
是韩国政府难以达成的梦。

首尔房价,是韩国政府的痛。

还有半年任期的文在寅,公开表示在任期内无法压低房价,是最遗憾的事情;总统候选人的竞选宣言中,也不断着重对控制房市的承诺。

但首尔人已经被高房价压得喘不过气来,面对政治人物的种种声明,他们只想知道,为何房市调控,越调越失控?

首尔房价之高远非一日铸就。

根据澎拜新闻,为稳定房价,从金大中政府到现任的文在寅政府,无不使出浑身解数。在上台之初即承诺“居者有其屋”的文在寅政府,在这方面的施政力度尤甚。

从今年6月1日开始,韩国综合房产税税率上调至1.2%-6%。同时转让税税率也被调高,持有多套房的业主最高将承担65%到75%的税率。

政策失败 转嫁人民

但是,韩国政府根据房产的年度评估价,不是实际市场价值对土地和房屋征税,导致税收进一步上涨,人们的租房和购房成本提高,民众怨声载道。

还有韩国网民在社交平台称,政府政策失败,却将房价上涨的责任转嫁给民众。

韩国经济与社会政策智库LAB2050总执行长李元宰批评,文在寅政府最初房产政策的重点有误,对多套房持有者征税并引入贷款限制,旨在控制需求,但结果是抑制销售、挤压供应。

文在寅支持率下跌

但实际上,房产需求不太可控,因为人口不断涌向首尔。直到去年,政府才扭转政策方向,致力于解决住房供应问题。

韩国盖洛普今年7月的民调显示,在51%不支持文在寅的受访者中,房产政策失败被列为最大刺激因素。

一名要求匿名的韩国历史学专家点出:“韩国人投机购房已经丧失理智,政府越调越失控。现在房地产市场面临非常危险的状况,只要美国的利率提高一点,韩国将立马受到冲击。”。

5个暴涨期

他说,从上世纪60年代后半期至今,韩国房地产经历了5个暴涨期,住房问题还曾引发市民暴动。

从第一次到第四次暴涨期,通过房产投机获得的差价分别是20至30倍、5至6倍、2至4倍和2倍,回报率远高于同期的任何行业。

“韩国绝大部分人把住房视为增值财产的一种手段,而不是居住空间。”

超低利率推升房价

另一方面,首尔大学金融学助理教授金东范表示,近年韩国房地产市场过热最直接的原因是超低利率。

韩国央行2020年3月16日将基准利率从1.25%大幅下调至0.75%,后于5月28日再次下调至0.5%,直到今年8月底才结束连续15个月的历史最低基准利率宽松货币政策。

廉价资金助长楼市投机,推高房价,而韩国人在目睹房价极速上涨后认为“最终期限”很快就会到来,届时将负担不起房产,这种恐慌情绪的快速蔓延带来恶性循环,房地产投机进一步加剧首都圈人口和财富的集中度,加深社会两极分化。

相关报道:
首尔买房 比鱿鱼游戏更难
首尔房市 朱门酒肉臭!
你以为韩年轻人想逃离首尔?

Categories趋势

你以为韩年轻人想逃离首尔?

2021年12月3日

韩国年轻人的首尔噩梦-系列3

许多人总想着去首都发展,
韩国年轻人却只想远离首尔。

“一房难求”,已经是首尔的代名词。

文在寅政府自2017年5月就任以来,出台了25项房产政策,但仍然止不住首尔房价飙升的速度。

买房,已经是首尔年轻人的一个压力,如果不及早买房,终有一天会因为负担不起房租,而被迫离开首尔。

曾在首尔一家化妆品公司做销售的26岁崔艺珍对《澎湃新闻》说,3年前还坚定想要在首都逐梦的她,去年和男朋友终于忍不下去,回到了家乡釜山。

“离开首尔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她2019年做销售时,完全存不了钱,因为近一半的薪水都用来支付房租。虽然想着打拼几年薪水涨了就好,但冠病疫情来袭,她连续几个月被要求每周3天无薪休息,收入大减。

撑到去年8月时,她租的一居室租期到期,房东不愿续约,周边的房屋租金也突然大涨。

修正租赁法 却推高租金

这是因为去年7月时,韩国通过《租赁法》修正案,要求全租和月租房的房东一次上调租金的幅度不得超过房租金额的5%,以保护租客的权益。很多房东立刻上调年租金的起始价,全租房的房源也大幅减少。

在《租赁法》修正案实行的一年间,新租房屋的价格较续租价格上涨32%。

崔艺珍想起电影《寄生上流》,主角一家蜗居的半地下,房间散发着霉味,一下雨墙面就哗哗流水。

主角说的一句话在她耳边回响:“当你无处可去的时候,最终就会到这种地方。”

韩国房地产研究公司Real Today在11月初公布的数显示, 2020年有57.4万人搬离首尔,而今年前9个月就有43.4万人加入了“逃离”首尔的行列。

其中,20、30岁年龄层离开首尔的趋势最为明显。2020年底,首尔市人口自1988年以来首次跌破1000万人。

相关报道:
首尔买房 比鱿鱼游戏更难
首尔房市 朱门酒肉臭!
韩国房市 越调越失控

Categories趋势

首尔房市 朱门酒肉臭!

2021年12月2日

韩国年轻人的首尔噩梦-系列2

在首尔买房,
只有“上流社会”才做到?

阶级主义,在韩国房市发挥得淋漓尽致。

澎拜新闻报道,几十年来,顶级大学的学历与首尔的公寓一直是韩国社会用于衡量中产阶级的重要标准,因此几乎四分之三的韩国家庭主要财富都在房产上。

在首尔犹如天价般的房价下,还能买得起屋子的年轻人,几乎都是“背后有靠山”。

韩国不动产院的数据显示,今年首7个月,韩国年轻人在首尔及首都圈地区购房比例增加,40岁以下的群体占约40%。

在他们中,不乏含着金汤匙长大、坐享其成的上流阶层孩子,越来越多不到20岁的青少年在父母的帮助下购买房产。

韩国共同民主党议员朴商赫从国土交通部拿到的首尔市提交购房筹资计划书的人口年龄分布资料显示,2021年1至5月,青少年购买房产的案例多达69例,是去年同期的近10倍。

当然也有一些是只能靠自己或父母,“拼死拼命”才赚到屋子的头期钱,之后还有贷款的压力在身。

比如说,现年33岁居住在首都圈京畿道的金亨硕每天乘车50分钟到首尔市区上班,眼看女儿要到上学的年龄,为了给孩子提供更好的成长环境,一家人考虑搬到首尔市内。

要在首都谋得一席之地,目的就是“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因为首尔的学校好、补习机构多,孩子们的素质普遍更高。

引发房产抑郁症

无奈,他却负担不起学区房的高价格。

金亨硕认为,虽然政府出台了政策废除精英高中、纠正教育不平等,但住房不平等问题也将是导致下一代教育不平等的重要因素。

韩国建设产业研究院高级研究委员斗成贵指出,“缺乏父母经济支援的年轻人会产生被剥夺感,这是引起房产抑郁症的一种类型”。

韩国经济与社会政策智库LAB2050总执行长李元宰更直言:“我们不可逆转地进入了一个‘新的阶级社会’,如果现在不进入上层阶级,下一代可能永远没有机会跨越阶层。”

在韩国,房产所有权正变成新阶级制度的关键分界线”。

在韩国认购新房需要凭借积分竞争,积分参考是否已婚、家庭人数、无房时长、工龄等多项指标。

“眼光太高,积分太低,光靠运气还是不行。”

打击投机客政策 中长期不利

投机客,更是挤压了年轻人购房的空间,即便政府已经针对拥有两套房以上的家庭颁布“惩罚性”措施,不仅强化贷款限制,还大幅提高税率,但多套房产持有者依然能“见招拆招”,把房产赠予亲属,来逃过高额税金。

但这个政策,在韩国建国大学房产系教授沈教言看来,从中长期来看,高额税金“对平民将是一大灾难。”

金亨硕对于政府的调控政策已经不抱期待,称其从未靠政策获益过。“从租房到买房,再到考虑换购,工作之后,我的生活烦恼好像一直与房子有关。”

他自嘲是“young-gul”,意指倾其所有购房,甚至包括自己的灵魂。

相关报道:
首尔买房 比鱿鱼游戏更难
你以为韩年轻人想逃离首尔?
韩国房市 越调越失控